7-u6208u767bu533bu751f.pdf - Fro ntie rs 1988

This preview shows page 1 out of 20 pages.

Unformatted text preview: Fro ntie rs 文 学 王瑞芸 , 女 , 江苏扬州人 , 中国艺术研究院西方美术 史硕士 , 1988 年赴美 , 现居洛杉矶 , 自由撰稿人 。主要著作有 《巴洛克艺术》 、《美国艺术史话》等 , 译著有《杜尚访谈录》 , 并 有小说 、散文发表于海内外中文报刊 。 一 我在十二年前来到美国 , 相当年轻 , 对美国充满了颤栗的好感 。 到美国后的第二年暑假 , 我需要打工挣生活费 , 因此便被朋友 介绍到一家有钱的美国人家去看孩子 。家主是个医生 , 姓戈登 , 报酬 给得不错 , 活儿也轻松 ———只需照看一个接近三岁的小孩儿 , 而且 还是一个被领养来的中国小女孩 , 其他的事则一概不管 ———听上去 是个不坏的差事 。 我照了给的地址找过去 , 在我住的这个城市的富人住宅区里找 戈 登 医 生 到了地址上的房子 。 那是一栋座落在湖畔的现代建筑 , 通体白色 , 只除去黑色的瓦 顶 。 它的正中间耸起一个俊俏的尖顶 , 两翼略低 , 宽宽地往两边伸 展 , 因此这栋房子看着好像一只展翅的白鹤 。我来美国的年头短 , 还 没有跟住着如此漂亮住宅的美国人打过交道 , 心中不禁忐忑 。 走到 门口 , 先深深地吸了口气 , 抿一抿头发 , 把该说的见面措词在心里温 习一遍 , 才按了门铃 。我紧盯着橡木大门上嵌着的晶体状的花玻璃 , 看着一块暗色在立体玻璃的若干小平面上渐渐放大 , 大得最后遮住 了整面玻璃 ———门开了 , 开门处赫然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女人 。 虽然 我住的这个城市黑人很多 , 但像这么纯种的黑人我却第一次见到 , 她真是黑得跟炭一样 , 短鼻子 , 厚嘴唇 , 大胸脯 , 像一头黑色的母猩 猩一样挡在门口 。我估摸她应该是戈登这一家的管家或女仆 , 肯定 不会是主人 , 但我还是把几句简单的话说得磕磕绊绊 , 嘴里像含了 碎石子一般 。 她听明白了我的来意 , 笑都不笑 , 只哼了一声(也像猩 猩) 挪动了一下身子让出道来 。 经过她的时候 , 我闻到她身上有一股奇怪的香味 。 进了门 , 我立刻站住 , 惊讶于室内的典雅轩敞 , 里面家具并不 多 , 以黑白两色为主 , 爽心悦目 , 与几株栽在盆里的绿色植物搭配得 错落有致 。更出色的是朝向湖面的墙是整片的大玻璃 , 因此墙外的 湖光水色天然成画 , 在这张“ 画”前放着一只黑色的三角钢琴 。 钢琴 Frontiers 80 天涯 编者致作者 地获得掌声与喝彩 。 媒体的竞相媚俗 、 作 家的趋名趋利 , 已悄悄溶蚀了小说的诗意 读你的两篇小说 , 感受到一种久违的 品格 , 没有浪漫 , 没有想象力 , 没有激情 , 越 充实 。充实是个常识性概念 , 完全谈不上 来越多的被称为小说的东西其实只是酒吧 高深 , 甚至还有点老生常谈 , 无非是言之有 调情指南和商场黑厚学教材 , 欲望之外一 物 、真情实感一类为某些 “新锐” 作家与批 片空白 。 在这种时候读 了您的 《戈登医 评家不屑的说辞 。 认同文学常识有时恰如 生》 , 忽然有一种重回古典的感觉 , 而小说 带着镣铐跳舞 , 远不如天马行空 、凌空蹈虚 通过一个看起来浪漫哀婉的爱情故事 , 透 来得容易 , 尤其是在文学空心化被消解意 视出美国社会强大的世俗偏见对活生生人 义 、消解内容的口号包装成为时尚的今天 , 性的扼杀 , 更使它的思想含量得到充分的 避实就虚故作高深的花活儿往往能更轻易 扩展 。 上摆了一只细高的玻璃瓶 , 上面插着一朵红玫 瑰 。我敛声屏息 , 小心地提着脚踵随黑女人走 伸过手去 。 当然 , 他正是戈登医生 。 进 一间宽敞的厨房 。 她用手指点了点一 张椅 在我来戈登医生家之前 , 我从介绍的朋友 子 , 总算开腔道 : 我是凯西 , 戈登医生马上来 。 那里已经知道 : 戈登医生是一个单身父亲 , 妻子 她的声音低沉粗犷 , 近乎男声 , 而且在这一系列 已经去世 , 他去世的妻子是个中国人 , 在妻子去 的过程中 , 她始终不笑 , 乌漆麻黑的脸像个门 世后 , 他并没有再结婚 , 却反而从中国领养了一 神 , 她让我害怕 , 也让我不快 。 我开始担心即将 个女儿 。 孩子来了以后 , 他请了一个中国保姆 出现的戈登医生会不会也是这样一个神情严峻 为他照看孩子 , 在这个暑假的时候 , 那个保姆一 的庞然大物 。为了镇定自己 , 我坐了 , 并打量着 家要回国探亲 , 他需要为自己的养女请一个临 厨房 。 厨房非常大 , 所有的台面都用墨绿色的 时保姆 。 一切都在期待的情形之内 , 只不过戈 大理石砌成 , 地面也是大理石 , 但颜色不同 , 是 登医生对我提出一点要求 , 准确地说 , 不是要 灰白色的 , 整个厨房给我的感觉是亮晶晶的 , 一 求 , 而是请求 : 他问我能不能住在他家里 , 因为 尘不染 。在我打量厨房的时候 , 我并没有忘记 他事先没有对我的介绍人提到这一点 , 戈登医 用 余光扫视着身边这个叫凯西的高大黑 女人 生说出这请求时 , 口气非常谦和 , 不像是身居华 ———出于一种恐怕她会扑上来把我撕碎了的那 宅的雇主 , 倒像是他要求我的恩惠一般 。其实 , 种警惕心 。 在某一次余光的扫瞄中 , 她果然让 这对我正中下怀 , 甚至是好得不能再好 ———我 我狠狠地吃了一惊 , 我看到这个黑猩猩竟嘻开 可以省下两个月的房租 , 还可以省下交通费和 了大嘴 , 露出粉红的舌头和结实的白牙 ———不 路上的时间 , 这等于提高了我的实际收入 。我 过 , 她并不是要来吃我 , 却居然是在笑 ! 这就更 马上就满口答应了 , 戈登医生对我谢了又谢 。 加让我惊奇了 , 我瞪大着眼睛盯住她 , 千真万 在整个谈话的过程里 , 我觉得戈登医生几 确 , 她的确是正冲着某个明确的目标在笑 , 而且 乎一直是微笑着的 , 其实他倒未见得是保持着 当得起热情洋溢 , 这才使我不由地转过脸来 , 去 脸部肌肉扩张的那种笑 , 而眼睛里盛满了一种 看那个笑容的投射目标 。 厨房门口正走过来一 微笑般的和悦 , 就不由地令人觉得他是一直笑 个人 , 是一个面带和气微笑的白人男人 , 身材不 着的 。他的和气放松了我 , 我开始自如活泼起 高 , 体形也倾向清瘦 , 是那种清俊体轻的男人 。 来 , 语言表达也流畅了 。 他肯定已经不年轻了 , 从他微微秃顶的外表看 , 在我们的交谈告一段落之时 , 戈登医生请 他至少该四十岁向上 , 但他五官端正的脸还留 我随他上楼去看看爱米 , 他说着就站了起来 。 有青年英俊的影子 , 看见这样一个微笑的 、和气 他站起来的时候 , 动作极其轻敏 , 然后一手扶着 的人正向我伸过手来 , 我好像是从原始丛林里 椅背 , 朝我微微欠了欠身体 , 那是一个邀请的姿 回到人的世界里一样 , 身体顿时暖和起来 , 赶紧 势 , 他在等我站起来 。 他的动作姿态 , 还不只是 Frontiers 81 天涯 文 Fro ntie rs 礼貌 , 亲切 , 更多的是优雅 ———非常优雅 。 学 不很高 , 但颜色深黛 , 衬托出沿岸树木的挺拔姿 我随戈登医生到了二楼上 , 在其中的一个 态 , 比画还好看 。湖面很静 , 没有风 , 也听不见声 房间里看到一个肤色黝黑的小女孩 , 正坐在床 音 。有几只白色的鸟在对岸突然飞了起来 , 从容 上搬弄着一个布娃娃 。这个叫爱米的中国孩子 地扇动着翅膀 , 闪过深黛色的山脊 , 音符般地散 生了一张团团的扁脸 , 小眼睛 , 葱头小鼻 , 头发 开在这处天水构成的自然之间 。 很黑 , 把蒙古人种的特点表达得很全面 。她显然 面对这样的景色 , 我叹了出来 , 心里兴得 属于长相土气的中国孩子 , 是从农家出生的 , 很 甚至渗出些难过 , 我忍不住抱起爱米 , 大声用中 符合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娃娃的脸相 , 倒也不失 文对她说 :爱米 , 你实在实在是个有福气的孩 可爱 。戈登医生一见孩子 , 眉开眼笑 , 我注意到 子 , 你是修了几世修来的 ?爱米可笑地眨着眼 他眼角铺开的皱纹因为满溢了爱意 , 竟有一种 睛 , 一个劲地用英文问我 : 你说的是英文 ? 是英 动人的美丽 。孩子快乐地大叫一声 : 爹第 , 立刻 文吗 ?我用手点一点她的小鼻子 , 继续用中文 弃了那娃娃 , 张开手臂 , 迎着他在床上直 起身 说 :你这忘了本的小东西啊 。然后哈哈笑着放 体 , 戈登医生上去就把她揽在怀里 。看到这样一 下她 , 牵了她的手往房子里走去 。 个清俊的白人男子和一个黝黑的中国孩子如此 凯西正站在前门口 , 和一个在花圃里的人 亲密 , 在一边的我心里立刻热热的 , 软软的 , 只 说话 , 我和爱米走近 , 见那是个白人小伙子 , 个 觉得 , 谁要是不爱这个孩子 , 真是罪过 。戈登医 头不高 , 正在侍弄花草 , 想来是戈登家雇的花 生一边逗孩子 , 一边把她抱着脸朝我说 : 你瞧她 匠 。小伙子见了我 , 就直起腰笑眯眯地看我 , 多漂亮 , 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吧 ? 你看她像不 说: 哈罗 ! 我也对他笑着哈罗了一声 , 凯西在一 像 … …我 ? 我被他的天真 , 盲目 , 一厢情愿逗得 边盯着我一言不发 , 既不笑 , 也不给我们做介 笑出了声 , 马上伶俐地接上去说 : 可不 , 太像了 。 绍 。 我带了爱米进门 , 听见小伙子在身后对凯 戈登医生的眼睛是蓝灰色的 , 鼻子很高很挺 , 嘴 西说 :漂亮姑娘 。 凯西仿佛不情愿般地哼了一 唇很薄 , 头发是浅灰色的 , 我所列举的每一件东 声 。 我不用回头就可以感到凯西那双鼓鼓的大 西爱米和他都南辕北辙 , 但他听了我这个百分 眼还一直在盯着我 。 之百的谎话 , 竟满意得哈哈大笑起来 , 举着爱米 用不了两天我就感到 , 在戈登医生家打的 在房间里打转 。大概因为气氛轻松融洽 , 爱米马 这份工实在是个美差 , 爱米是个很好带的孩子 , 上接受了我 ,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过了两天 , 性子很好 , 成天高高兴兴的 。每天我陪着爱米 我就住到戈登医生美丽的房子里去了 。 读故事 , 画画儿 , 到湖边嬉戏正可以放松养息我 紧张疲惫了一年的身体和神经 , 而在爱米睡觉 二 的时候 , 我还可以有时间用功做自己的事 。令 我觉得 , 在戈登医生家简直不是打工 , 而是休养 搬来住的第一天 , 我就一边领着爱米 , 一边 把戈登医生家里里外外 , 前前后后看了个遍 。这 来了 。然而在这一切好处之外 , 就只有凯西的 存在让我不快 。 栋美丽的房子背靠着湖 , 前面朝着一片安静的 这个凯西对我从一开始进门起就很严厉 , 小林子 。前门有一条红砖小路通出去 , 在小路的 她那双盯住我的微凸的大眼里流露出的是明确 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花圃 , 里面种满了各色花草 , 的防范表情 。 这是干吗呢 ? 她防我什么 ? 难道怕 而沿着两个椭圆形花圃的周围一圈种的全是红 我会在这里呆下来 , 日后夺她的帮工位置 ? 真真 玫瑰 , 是那种凝血般的红色 , 高贵而蕴藉 。在这 好笑 , 我这么年轻 , 正期待着在美国大展人生鸿 个夏天的季节里 , 它们开得正好 。房子的两旁和 图 , 到这里来做保姆不过是我一时半会的权宜 后面是碧绿的草坪 , 略有些起伏的坡度 。在这片 之计 , 她会有那么笨 , 居然看不出 ? 这个凯西必 坡地上 , 长着几棵高大的枫树 , 树底下散放着几 定是个心胸狭隘的女人 , 我瞧不起她 。 把木头做的椅子 , 湖的沿岸还有一个圆木做 一天上午 , 大概是我来到戈登医生家的第 小码头 。一只漆成白色的小木船反扣在岸边 。湖 四天 , 我教爱米折纸飞机 , 爱米把折好的纸飞机 是狭长的形状 , 前后伸展出很远 , 不见首尾 , 但 在楼上楼下四处放飞 , 高兴得又笑又叫 。 我怕 对岸却近 。对岸没有人家 , 只有一些起伏丘陵 , 惹得凯西不高兴 , 就哄着爱米和我一起把纸飞 Frontiers 82 天涯 戈登医生 Fro ntie rs 机 都收在一只篮子里 , 我们可以拿到外 面去 没有加剧她和我的对立 , 相反 , 她那一方倒先放 放 。爱米听了我的话 , 就跟了我捡散落着的纸 松了下来 , 不再那么声色俱厉地盯着我了 , 还常 飞机 。 我看到三楼的楼梯上还躺着一只 , 就跑 常主动找我说话 。 这不免让我更加鲜明地感觉 上楼梯去捡 , 才上了楼梯三四级 , 就听见凯西在 到凯西对戈登医生的占有欲 。显然 , 她对我疏 我身后大喊一声 :站住 ! 我被她喝得愣在那里 , 离着戈登医生的做 法满意了 。 为了继续捉弄 转过身来看见她瞪着眼睛对我直跑过来 , 并抢 她 , 我又换了一种方式 , 故意在她面前接近戈登 上楼梯 , 站到我的上方 , 左手叉腰 , 右手点着我 医生 , 戈登医生一回来 , 我就占住了他说话 , 说 直声说道 : 听着 ! 在这个房子里 , 不该去的地方 个没完 , 细细地对他叙述一天下来爱米做的事 , 不许随便乱窜 , 尤其是戈登医生的卧室 ! 这是这 简直不让凯西有靠近了说话的机会 , 不料她对 儿的规矩 , 听明白了吧 ? 还有 , 在这个屋子里打 此居然还是一个不介意 , 有时候 , 反而笑眯眯地 扫的事归我管 , 用不到你来插手 , 明白了 ? 我一 在一旁听我和戈登医生交谈 , 心情愉快轻松的 听 , 又羞又恼 , 把手里其余纸飞机扬手撒了一 样子 。 地 , 拽着爱米就往外走 。这个混账的凯西 , 不只 我有些犯寻思 : 凯西心里的底线在哪里呢 ? 是把我好心当成驴肝肺 , 更可恶的是她特别提 显然她并不在乎我和戈登医生套近乎 , 但她在 到了戈登医生的卧室 , 我怎么会到戈登医生的 乎我超越某个她认可的界线 , 说到底 , 是防我进 卧室去 ? 我还是个姑娘 , 她这么说 , 什么意思 ?! 入戈登医生的卧室了 。 哦 , 是了 , 她会不会觉得 戈登医生的房子有三层 , 最下面一层是客 我接近戈登医生的卧室 , 就会去接近戈登医生 厅书房厨房 , 第二层全是卧室 , 有五间 , 爱米 , 的私人生活 ? 她 , 混账 ! 把我当成了什么了 ? 我在 我 , 凯西都住在二楼 。戈登医生一个人住三楼 。 那个年纪和经历上 , 对这种念头是深恶痛绝的 , 三楼正处在房子中间高耸起的尖顶那一部分 , 对自己的贞洁是当宝物般地守护的 , 凯西的这 仿佛是个阁楼 , 想来不会是这所房子里的最佳 种想法 , 火得我可以不顾一切地跳起来去扇她 去处 , 戈登医生偏要住三楼大概是为了更加清 的耳光 。 况且 , 说句不顾羞耻的话 , 假如戈登医 净 吧 。 三楼楼梯顶端的那道门从来都是 关着 生和我愿意做出点什么 , 她管得着吗 , 而且难道 的 , 别说我不该去 , 就是爱米也不去 。戈登医生 非得在戈登医生的卧室吗 ? 这个乌黑的白痴 ! 这 不在时 , 进去的只有凯西 , 当她进去作清扫的时 时 , 灵光一闪 , 我突然想到一个细节 , 第一天进 候 , 也从来都关着门 , 谨慎得只怕连一只蚂蚁都 门的时候 , 我在凯西身上闻到过一种奇怪的香 爬不进去 。 凯西表现得如此煞有介事 , 何必呢 ? 味 , 在戈登医生身上 , 我也闻到了同样的香味 , 我气呼呼地想 , 凯西这个样子 , 只能反映她自己 啊呀 , 不要是他们两个有瓜葛吧 ! 可是 , 直觉立 卑鄙 , 想要在我面前树起她在这所房子里的权 刻告诉我 :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可能性大概 威 , 甚至还表露了她对戈登医生近乎占有的心 都会比这个要大些 。凯西的表现 , 也没有任何 理 , 仿佛戈登医生是她治下的一块领地 , 别人不 迹象可以把人的思路往那个方向引 。 她对戈登 能涉足 。 医生的爱戴是明朗的 , 看不出有任何暧昧的意 为了和凯西赌气 , 我从此离了通向三楼的 味 。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 , 她这样一个头脑并 楼梯口有八丈远 , 爱米无论在楼道里扔下什么 不复杂的妇人若有什么花头是瞒不了我的 。况 玩具 , 哪怕洒了果汁 , 我也决不再管 , 一定喊凯 且 , 她的房间离我的隔着不远 , 我睡觉又很惊 西来收拾 。 一有机会 , 我就把爱米带到外面去 , 醒 , 夜间要是有什么动静我肯定知道 。实际上 根本就不呆在房子里 , 有时沿着湖边走出很远 , 她入晚就睡 , 低沉的鼾声差不多要响一夜 。 到吃饭的时候也不回去 ———我会随身带些方便 那么 , 大概是她过于爱戴戈登医生 , 只能通 食品 , 不叫爱米饿着 , 但也不叫凯西知道 , 害得 过把戈登医生的卧室当成圣地一般地守护来表 她拖了硕大的身体一路找了过来问爱米要不要 达她的感情和实现她的自我价值吧 , 这种接近 回去吃饭 。 有时候 , 爱米在晚上有了什么事情 愚顽的忠诚倒也可以叫人原谅她了 。 要找戈登医生 , 我明知道凯西已经睡下了 , 却故 意把她叫起来去传话 。 可是怪 , 我对凯西的这种明显对抗情绪并 我和凯西的关系因此得到改善 , 没事的时 候甚至在一起聊天 。 她向我谈到自己的身世 : 她生在长在这个城市 , 从没去过别的地方 。她 Frontiers 83 天涯 文 Fro ntie rs 学 一直是个单身母亲 , 男人们给她种下了儿女 , 就 的怀里 。 我非常惊讶他们夫妻在照片上一览无 都溜得不见了影子 , 都不是好东西(但是 , 她特 余的水乳交融 , 无一处不妥贴的和谐亲合 。照 别补充说 , 戈登医生是个例外)。她一个人靠了 片上尚且如此 , 那么在他们的实际相处中 , 更会 自己的一双手把儿女辛苦带大 , 现在儿子女儿 是一种什么好法呢 ? 想想看 , 戈登医生甚至为她 都成了家 , 她逢年过节会去跟他们团聚 , 但平时 建一栋房子 ! 她宁可在戈登医生家里住 , 她跟了戈登医生已 我不由对戈登夫人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心 : 经七八年了 。凯西对我讲到她自己的事 , 滔滔 一个如此被丈夫爱着的女子 , 好到什么程度呢 ? 不绝 , 毫不隐瞒 , 但如果我想问她戈登医生的 事 , 她反倒吞吞吐吐含含糊糊或者干脆缄口不 言 , 除非是她自愿流露出来一鳞半爪 。 我只能 我觉得她实在还应该有些特别之处 , 才配 承受如此分量的爱 。 我把这个想法对凯西说了出来 , 凯西冲着 借助她零碎的描述 , 断断续续地拼凑起关于戈 我鄙夷地撇了撇她奇厚的嘴唇 , 毫不客气地说 : 登医生的身世 : 年轻的时候从新西兰来 , 已经做 小妮子 , 你到底不懂 , 爱是上帝给人的礼物 , 在 了二十年医生 , 是一个很优秀的脑外科专家 , 凡 自己的心里 , 你为什么要到别人身上去找呢 ? 他做过的手术 , 都利索 , 轻巧 , 漂亮 , 因此在这个 城市名气很响 , 还常常会被直升飞机接到别的 听凯西讲出如此富有哲理的话 , 叫我大吃 一惊 。 地方去动手术 。 他娶的中国妻子 , 和我一样 , 也 静静地一想 , 觉得她说得真对 , 在戈登夫妻 是一个大陆来的留学生 , 学音乐的 , 曾经是戈登 的爱情中 , 我忽略了更为重要的一方 : 戈登医生 医生的病人 , 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 这栋房子就 本人 。 是戈登医生为了她建造的 , 房子建好了 , 她却只 住了两年就死了 。她在生前曾经有过要领养孩 三 子的念头 , 戈医生在她死后才到大陆领养了 爱米 , 是为了实现亡妻的心愿 。 我问凯西 , 戈登医生的中国妻子怎么就会 过世了呢 , 照片上看着那么年轻 , 实在可惜 。 每天接近傍晚 , 爱米和凯西就对无论什么 事情都有些无心 ———她们在等戈登医生回家 。 听见戈登医生的车驶近家门口 , 爱米和凯西简 凯西通常都不肯回答我任何关于戈登医生 直就是欢欣鼓舞 , 爱米总是等不得车子驶进车 的问题 , 这一次却破例对我动情地说 : 这是命 , 库就跑出去迎他 , 戈登医生便只好停下车 , 让爱 姑娘 , 这是命 , 你懂吗 。哎 , 他们俩在一起 , 那真 米爬上车去 , 然后再进车库停好 , 把爱米抱在手 是上帝配好了的一对啊 , 谁看着不羡慕 !但是 , 里 , 一起进门 ———天天如此 。戈登医生进门时总 病来了 , 谁也挡不住 。戈登太太脑子里长了瘤 要问我们 : 你们今天过得好吗 ? 这时 , 凯西总是 子 , 是戈登医生亲自为她动的手术呢 , 可是没有 咧开大嘴 , 露出粉红的舌头和结实的白牙 ——— 救下来 , 上帝又把她收回去了 。上帝难道没有 每天这个时候她笑得最充分 , 最由衷 。我当然 看到戈登医生是多爱她的一个人 , 上帝就是不 也会朝他笑一笑 , 礼貌地回答 : 很好 。一般 , 没 可怜她 , 也得想想戈登医生吧 , 上帝有时叫人不 有什么事情时 , 我就转身走开 , 因为这时候爱米 懂 , 真的叫人不懂 。 不需要我 , 我乐得回到楼上去做点自己的事 。 戈登医生和他妻子的照片可以在这个房子 我这样做也不完全为利用时间 , 还为了有意和 的任何地方看得到 。 他的中国妻子相貌相当秀 戈登医生保持距离 , 这是我的矜持 , 也是我的理 气 , 柳叶般的眼睛 , 小巧的鼻子 , 嘴唇的起伏柔 智 ———我正年轻 , 在美国刚刚起步 , 我不希望自 和动人 , 尤其少见的 , 是她有一头乌云般的头 己随随便便陷到什么意外的感情里去 。 总之 , 发 , 那头发云霞般地簇拥着她略显消瘦的脸 , 使 从各方面考虑 , 我都应该和这个比自己大一倍 她带着一种天然的东方女性的温柔风韵 , 这大 的单身男人保持距离 。 概是她最为吸引人的地方吧 。 每张照片上戈登 但是 , 楼下的说话声 , 尤其是戈登医生好听 医生都无一例外地拥住了她 , 爱不能释的那一 的英语总叫我分神 , 凯西的英文我听起来是吃 种相拥相偎 , 她则小鸟依人 , 一派的温柔和顺 , 力的 , 她说话的时候会吃掉很多音 , 甚至词 , 而 甜美得像一抹阳光 , 暖融融地投射在戈登医生 且还会用一些不规范的短语和病句 , 但戈登医 Frontiers 84 天涯 戈登医生 Fro ntie rs 生的英文清晰 、简练 、优美 , 好懂 。 他的声音听 只杯子上去 。 想来 , 这大概是戈登医生对自己 来温柔而富有磁性 , 我会情不自禁地在自己的 酒量有严格控制吧 。此外 , 凯西的托盘上每一 房间里竖起耳朵捕捉 , 我甚至能想得出他在说 次都会放一支红玫瑰 , 那是凯西从前院里剪来 到哪个词的地方笑了一下 , 他笑的样子 , 他眼尾 的 。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 算是凯西给他的 ? 那成 纹路的走向 …… 什么话 , 红玫瑰是西方人爱情的表示 , 即使凯西 随着声音飘上来的还有咖啡的气味 , 甜点 敬爱着戈登医生 , 也不该天天给他拿一支红玫 的气味 , 我知道那是戈登医生在厨房的餐桌边 瑰上去吧 ? 这些细节无一处不让我糊涂 , 我觉得 上坐了下来 , 凯西给他端上了咖啡和自己做的 在这所房子里一切好像都自然地循着一个轴心 小甜点 。说实话 , 我倒是喜欢看见他们三个在 在运转着 , 一个我这个外人看不到的轴心 。 一起喝咖啡的样子 : 戈登医生坐在餐桌边上 , 爱 晚餐后 , 凯西上去替他把餐具收出来 , 戈登 米爬在他的膝盖上 , 或者爬在他身边的椅子上 , 医生就基本不露面了 , 想不出他一个人在房间 凯西坐在一边 , 在那把亮闪闪的细脖子圆肚的 里会干什么 , 他若是要用功 , 通常总到楼下书房 镀银咖啡壶上 , 映着三个拉长变形的头像 : 一个 里去 , 他所有的文件资料 、书籍 、电脑都搁在书 白人 , 一个黑人 , 一个黄种人 , 这让我想起小时 房里 。那么 , 他无非就是在自己房间内休息罢 , 候看到过的一幅宣传画 : 一白 、一黑 、一黄三个 他劳累了一天 , 早早休息也很正常 。但有时 , 其 侧面的头像平行排列 , 标题是 : 亚非拉人民大团 实是很多的时候 , 可以听到他在自己的房间里 结 !这个联想会让我禁不住暗笑起来 。 让我发 弹钢琴 。 在下面的客厅里不是另有一只大三角 笑的是 :那幅画上的头像 , 尽管肤色截然不同 , 钢琴吗 (凯西说那是他妻子生前弹的), 而且放 但形状轮廓却差不多 , 因此放在一起显得整齐 在朝向湖面的美丽大窗户前 , 他却不到下面来 而统一 。可眼前的这三个不同种族的人 , 除去 弹琴 , 反在卧室里再备一只钢琴 , 自己弹给自己 肤色的强烈差异外 , 脸相和尺寸上的区别都非 听吗 ? 我感到 , 这个戈登医生对这个房子里的人 常大 。 凯西头颅硕大 , 头发一小球一小球地紧 再怎么和气亲切 , 仍然要把一些空间和时间完 贴在头皮上 , 下颌夸张地突起 , 像极了贝宁的乌 完全全留给他自己 。 木雕刻 。 戈登医生却又是典型的白种人造型 , 晚上 , 我要领着爱米洗澡 , 然后在她的房间 额头很直 , 鼻梁也很直 , 下颌是往后收的 , 有古 里陪她玩 , 这种时候 , 如果听到三楼传来的钢琴 希腊雕像的风格 。而爱米团脸塌鼻子 , 活活就 声 , 我就会停下手里的事来听 。戈登医生的钢琴 是无锡泥人 “ 大阿福” 。可是这样三个人在一 弹得很好 , 有一种倾诉般的缠绵意味 , 他弹的曲 起 , 比那张“ 亚非拉人民大团结” 刻意经营的整 子有不少我没听过 , 但这没关系 , 无论他弹的是 齐一致要更加和谐 , 他们看着甚至像一家三代 : 什么我都能听得懂 , 我听得出 , 他是个多情的 凯西是老祖母 , 戈登医生是儿子 , 爱米是孙女 。 人 , 非常多情 , 可是他把这么满溢的情 , 都关在 这个房子里 , 一天之中 , 戈登医生下班回来 自己房间里做什么呢 ? 他为什么不再交个女朋 坐 在厨房里喝咖啡吃甜点的时候是最好 的时 友 , 甚至再结婚 , 他的妻子死了好几年了啊 。 光 , 是他们团聚在一起的珍贵时光 。这不光因 不过 , 即使我到这里的时间不长 , 我也能看 为 戈登医生很忙 , 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不多 得出 , 虽然他的妻子不在了 , 戈登医生的感情世 ———除去上班不算 , 他有时甚至会在晚上或周 界里还有着她 。他通过电脑处理照片把爱米与 末的时候被叫走 ; 还因为他有个特别的习惯 , 晚 他们夫妻俩人组合在一起 , 成为一张一家三口 饭不和我们一起吃 , 而是由凯西替他送到楼上 的全家照 , 而且在任何时候 , 戈登医生凡提到他 去 。我看到 , 凯西替他做的晚饭很简单 , 量也 妻子 , 从不用过去时 , 而用现在时 。提到他那一 少 , 一小碟意大利通心粉 , 一盘生菜 , 几片火腿 方的时候 , 他不说我 , 他说“ 我们” , 在一些明显 什么的 , 但我注意到戈登医生有喝葡萄酒的习 不包括爱米的事情上 , 他也会说 “ 我们” 。 他的 惯 , 而且量是一定的 , 两杯 ———因为凯西的托盘 妻子 , 那个已经在肉体上不存在了的人 , 好像无 上总是放着两只斟满红酒的高脚杯 。这个习惯 时无刻不在伴随着他 。 也很奇特 , 他满可以用一只杯子 , 让凯西带上瓶 子 , 他喝多少 , 倒多少 , 难道不好 ? 干嘛倒要带两 我拿不稳 , 他这么做 , 这么想 , 是否是荒谬 的 , 不健康的 。 Frontiers 85 天涯 文 Fro ntie rs 学 有一个星期天早晨 , 我偶然起得比通常要 了 , 我和凯西也都在积极地为她准备生日礼物 , 早 , 就走下楼 , 到厨房去倒了杯水喝 。从厨房的 甚至那个在中国还没有回来的长期保姆也把礼 窗子里看出去 , 湖面上悬着一层薄雾 , 这层薄雾 物寄过来了 , 戈登医生当然更不必说 。我除了 铺展着 , 一直蔓延到岸上 , 遮住了对面岸上的树 给爱米买了一套她最喜欢的“ 浦小熊”卡通片录 干 , 但在数丈高处 , 雾又没有了 , 空气澄澈透明 , 像带作礼物外 , 还主动向戈登医生承揽了做一 对 岸棵棵树冠的枝叶清晰无比地展现在 晨光 顿生日晚餐的任务 , 戈登医生满口答应 , 说他和 里 , 和下半截朦胧的雾气对比着 , 倒像是被画家 爱米 、 凯西都等着尝我的手艺 。 有一种力量推 用狼毫小笔精致描过的一样 。我便开了后门 , 走 动着我 , 我对做这顿饭非常用心 , 除了翻菜谱 , 了出去 , 走到草坪上转了一圈看四周的景色 。一 还打了越洋的长途问妈妈关于香酥鸭的做法 。 眼瞥见戈登医生在屋前的花圃里 。后来 , 我见他 恰巧在生日的前一天 , 凯西突然被城里的女儿 剪下一朵殷红的玫瑰 , 就一朵 , 擎在手里 , 从前 家叫了回去 , 因为她的女儿突然早产了 。 门走进去了 。我立刻绕回到后门 , 溜进厨房 , 从 爱米的生日正是星期日 , 戈登医生全天休 厨房里可以看见门厅和客厅的一角 , 只见戈登 息 。从上午开始 , 我就在厨房准备晚上的菜肴 。 医生正把那朵刚剪下的玫瑰插进那只细高的玻 戈登医生看我一个人在厨房里忙 , 几次带了爱 璃瓶里 , 换下先前那朵 。接着就见他开始擦拭那 米过来 , 问我要不要帮忙 。 开始我说不用 , 后来 只三角钢琴 。只见他从上到下地 擦拭 , 细 致专 就允了他 , 真的就指派他帮我剥些葱蒜 。 戈登 注 , 动作很慢 , 简直不像擦拭 , 更像抚摸 , 我看得 医生接了任务 , 先领了爱米到二楼上去 , 把她安 愣在那里 , 大气都不敢喘 , 好像是撞破了他和妻 顿在自己的房间看卡通片 , 然后回到厨房 , 笑着 子之间的一个秘密 , 愧得要逃走 , 却又不舍得走 对我说 , 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当助手 , 这在我的 … …我一直就那么站在厨房里 , 看他擦完 , 看他 生活里实在难得 , 是你成全了我呢 。我也笑了 , 又打开了琴盖 , 在琴凳上坐了下来 , 但他并没有 说 , 果真的 , 你这个做外科医生的 , 从来都是伸 弹琴 , 只是坐着 , 就那么一直坐着 , 同时用手缓 手接现成东西吧 。 戈登医生不出声地笑一笑 , 缓地抚摸着琴键 , 很轻 , 没发出任何声音 。后来 , 算是回答 。我发现 , 他已经坐了下来 , 开始全神 他就关上琴盖 , 回到楼上去了 。 贯注自己手上的事 , 立刻有了一种投入的表情 , 这个偶然的发现让我在那一整天里恍恍惚 仿佛他手下的不是葱蒜 , 而是颅腔 、大脑 、血管 惚 , 无论做什么心里都无法集中 , 一个声音反反 诸如此类极为精细的东西 。 他的投入和专注让 复复 , 像棒槌一样不停地敲打着我的太阳穴 : 我不好意思打搅他 。过了好一会儿 , 戈登医生 天啊 , 他那么 爱她 , 她 死去了他还那么 爱 站起来 , 把盘子递给我 , 我一看 , 剥好的葱蒜放 在盘子里被码得整整齐齐 ———因为整齐它们看 她! 我有一种要发狂的感觉 。 我绞着双手对自 己说 : 这不公平 , 上帝 , 这一点儿也不公平 。 我要的公平是什么 ?我不知道 , 但我知道 , 上去是容光焕发的样子 。 这样还行吗 ? 他认真问道 , 态度简直像个小 学生 。 我接过来 , 叹道 : 戈登医生 ! 停一停我又问 : 这不公平 ! 我安慰自己说 , 那个戈登夫人 , 肯定是因为 她被自己的丈夫爱得太浓 , 本来应该稀释着用 一辈子的爱 , 被他们性急着浓缩地用掉了 , 她才 是你的职业让你养 成了做事这么精细的习惯 吧? 有可能 。 是我的这种习惯被我的职业强化 了 。 我从小如此 , 做事仔细但极慢 , 到了这个年 会早死的 。 我依然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 那样地被爱一回 , 实在是 … …哦 , 天啊 , 早 死也是愿意的 ! 纪更加难改了 。 你肯定很喜欢你的职业 。 停了一下 , 他说 : 你知道 , 深入进人体是一 件奇妙的事 , 你面对的是一件上帝的杰作 , 你明 四 白吧 ? 因此 , 我除去仔细 , 还要加上虔诚 。 虔诚 在我的工作中占了很大分量 , 比仔细更重要 。 八月里的一天 , 是爱米的生日 , 爱米满三岁 Frontiers 86 天涯 有了虔诚 , 人就会仔细起来 。 戈登医生 我笑起来 :你甚至对待这些葱蒜也必须虔 诚吗 ? Fro ntie rs 生在旁边一声不出 , 我觉得他在全心注视着我 和爱米的对话及身体的接触 。 是啊 , 你不觉得它们和人体一样 , 也是上帝 我把做好的菜一一摆上桌 , 戈登医生在一 的造物 , 你看到了吧 , 它们个个都是饱满美丽 边帮着拿盘盏刀叉 , 见他只拿了两只高脚杯放 的 , 我的话不错吧 ? 在他和我的座位前 , 我想也没想 , 就又拿出一只 戈登医生 , 你信上帝 ? 放在他的面前 ———我知道 , 他晚餐一次要喝两 信不信上帝是另外一个问题 , 作为一个外 杯红酒 , 我照了凯西的习惯 , 给他把两只杯子都 科医生 , 我已经看到一个事实 : 世上的万物都是 斟上 , 然后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想不到 , 戈登医 有神性存在的 。 所有这些生物 , 植物 , 它们的物 生见他面前倒了两杯酒 , 略为迷惑地问我 , 为什 态 结构处处都是这种神性的流露 , 毫无 办法 么是两杯 ? 我被他一问 , 反倒说不出话来 , 比他 … …不过 , 我可能扯得远了 , 今天我是来给你当 还要迷惑 ———凯西不是每天都给他端两杯酒上 助手的 , 你和我都应该忘记我的职业 , 现在 , 在 去吗 ? 这句现成的话 , 我突然不好意思出口 , 怕 这个厨房里 , 我服从的是你 。 被他察觉我对他日常起居的注意 。幸好他立刻 我身上一热 , 我真是喜欢听见他说 ———我 服从的是你 。 就有一种了然的表情 , 微笑了说 , 通常晚餐我喝 一杯 , 另一杯在睡前喝 , 我这样年纪的人 , 生活 爱米跑下楼来 , 在厨房里转来转去 , 要插手 像钟摆一样规律了 。我怎么竟忘了 , 今天是爱 弄这弄那 , 搅得人心乱 。我对戈登医生说 , 你带 米的生日 , 你又做了这么多菜 , 我该多喝 , 谢谢 了爱米上楼去吧 , 你看 , 东西都备齐了 , 剩下的 你一下子给了我两 杯 , 让我要放纵自己一次 就是烹调了 , 再说做菜我不能让你看 , 那是尖端 了。 戈登医生连连夸我的菜做得好吃 , 他真的 技术 , 请回避吧 。戈登医生由衷笑了起来 , 他由 衷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 ! 吃了不少 , 他用餐 , 也像他的惯常风格 : 轻捷 , 无 我把菜做好后 , 回到自己房间 , 洗了个澡 , 声 , 优雅 , 他对食物有一种非常得体的享受表 换了一身衣服 。 这天晚上我给自己穿了一件白 情 , 他的嚼与咽甚至都带有慎重的 , 珍爱的心 色的亚麻布无袖短杉 , 下面配了一条傣族式的 情。 蓝色碎花长裙 , 这身衣服很简单 , 但朋友们都说 吃完饭 , 我们帮爱米点蜡烛 , 吹蜡烛 , 切蛋 我穿这身衣服效果最好 , 特别能突出我身材的 糕 , 拆礼物 … …在爱米沉浸于一堆礼物中时 , 戈 婀娜苗条 。 当我长裙及地 , 轻盈地走下楼来时 , 登医生则对我细述他如何去中国领养爱米的经 戈登医生和爱米已经在厨房的大餐桌旁等着我 过 。 他告诉我 , 由于他是单身父亲 , 手续就非常 了 。爱米一看见我 , 就拍手叫道 : 妈咪真漂亮 。 难办 , 按理说美国单身男人很难被批准收养小 顺便说一下 , 爱米叫我妈咪 , 这是她的习惯 , 她 孩 , 他“ 走了后门” (戈登医生就是这么说的)才 对原来的那个保姆也叫妈咪 , 称戈登医生的亡 办成了 。 到了中国 , 他和其他几个领养孩子的 妻则用完全标准的中文发音称 “ 妈妈” , 妈咪是 美国人一起到了武汉 , 办完了最后几道手续便 一个泛称 , 妈妈才是唯一的 。 这时戈登医生也 在一个孤儿院里等着自己的 “ 配额” 。原来 , 领 看着我 , 拍拍爱米的头 , 笑着说 , 爱米说的对 , 的 养人并不能自己去挑选孩子 , 而是由中国方面 确漂亮 , 你知不知道你是个漂亮姑娘 ? 我笑笑走 根据领养人的资料进行配给 , 比如那些自己已 近前去 , 弯腰对了爱米说 : 爱米 , 妈咪不如你漂 经有孩子还想再领养的人 , 则会配给一些生理 亮 , 今天你是最漂亮的 ! 爱米小脸红红的 , 应声 略有缺陷的小孩 。 去的人在等待的那一刻都在 说: 妈咪 , 你喜欢我的裙子吗 ? 她穿着的是戈登 祈祷得到如意的“ 配额” 。但戈登医生说他没有 医生刚为她买的 GAP 牌的一身牛仔布做的裙 祈祷 。 子 , 胖胖的四肢从小裙子里蓬勃而出 , 新剪一个 能批准我领养一个中国孩子我已经感激得 童花头 , 愈显得那五官起伏不大的小脸溜圆溜 说不出话 , 何况中国宝宝 … …实在可爱 。 我只 圆 , 像极了一个大娃娃 。我把她抱起来 , 隔了裙 想赶快见到那个配给我的宝宝 ———无论是什么 子 , 把脸紧贴在她的肚子上 , 抬脸看着她说 , 喜 样的宝宝 , 我这辈子从没有像那么没耐心过 。 欢 , 我喜欢你的裙子 , 更喜欢你 。 当时 , 戈登医 戈登医生说着 , 轻轻笑了起来 。 结果你瞧 …… Frontiers 87 天涯 文 Fro ntie rs 学 戈登医生突然止住话头 , 醉了似的望着爱米 , 爱 这天晚上我的头发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后面 米感觉到我们对她的注意 , 抬头看着我们 , 戈登 紧紧地扎起来 , 只是在洗过之后用一条白色的 医生唤她 : 爱米你知道你刚见到爹第的样子吗 ? 带子松松地在颈子后部束了一下 , 有一种欲松 爱米倾过上身就往戈登医生怀里凑 , 嘴里说 , 不 不松 、 欲坠不坠的柔和风姿 。我的额头平滑饱 知道 。 戈登医生说 : 看看 , 怎么会不知道 , 当时 满 , 眉毛长得嫌分开一些 , 但形状很好 , 长而且 你就是像现在这样 , 往我的怀里一伏 , 一动不 细 。 眼睛不算很大 , 但眼珠很黑 , 刚才因为湿了 动 , 像一只小猫一样 。我就把你一直抱到家里 眼眶 , 眼睫毛凝在一起 , 眼眶像是被画过的 。我 来了 。 戈登医生一边这样说着 , 一边就抱起爱 的皮肤很白 , 没有疵点 。嘴唇似乎略厚 , 颜色却 米 。他抱爱米的姿态和表情中那股说不出的珍 好; 下巴小小的 , 很精致 …… 爱和呵护 , 让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忌妒 , 尽管爱 米是个小小的孩子 , 我依然非常忌妒 。 我极为仔细地打量自己 , 越是打量越是强 烈地感到不甘心 。 我站起来走了出去 , 希望能 戈登医生的眼睛对我闪了一下 。我觉得在 在楼道里碰见戈登医生和爱米 。 我望了望戈登 这急速的 , 锐利的一闪中 , 他察觉了我的心思 , 医生关着门的卧室 , 只在楼梯口迟疑了一秒钟 , 我慌乱起来 , 嗫嚅着想找出话来说 , 这时戈登医 就极轻极轻地爬上楼梯 , 站到了戈登医生卧室 生先说话了 。他把抱着的爱米转向我 , 微笑着 的门口 , 我知道这太过分 , 太太过分 ! 是 , 愿上 对爱米说 , 给妈咪一个拥抱 , 说谢谢这一个晚 帝原谅我 , 愿天下一切恋爱过的人原谅我 , 我真 上 , 谢谢这么出色的晚餐和漂亮的礼物 。我赶 的是忍不住啊 。他的房门关着 , 我听到房间里 紧站起来 , 爱米非常听话地从戈登医生的怀抱 隐约有爱米的笑声传了出来 , 我还闻到门缝里 里探过身来 , 用小手环住我的脖子 , 小脸贴过 透出的一股异香 , 就是我从他和凯西身上闻到 来 , 软语娇音地学戈登医生的话说了一遍 。 戈 过的那种香味 , 令人想到童话中阿拉伯深宫中 登医生接着她的话音对我略带歉意地笑笑 , 说 , 使用的东方香料 。 戈登医生是那样地特别 , 那 我还想带爱米到我的卧室去一趟 , 还有一件礼 样的可望不可即 … …我多想进去啊 。 然而 , 就 物要给她 ———替她的妈妈给她 。你就先休息吧 , 在我这个念头升起的那一瞬间 , 我突然觉得有 今天一天让你受累了 。待会儿我送她去睡觉好 一股无形中的力量 ———来自他的卧室 ———在推 不好 ? 你今天的晚餐实在太棒了 , 还给了爱米这 绝着我 , 我发热的头脑冷了下来 , 开始意识到凯 么精彩的礼物 。 我们由衷感谢你为爱米做的这 西有她的道理 , 戈登医生的卧室果然是凛然不 一切 。 可冒犯的 , 只有至亲至近的人才配进入 。 爱米 当爱米从他的身上向我探身过来的时候 , 是他的养女 , 当然不用说 , 凯西需要进去打扫 , 我是第一次和他挨得那么近 , 我觉得他身上的 虽然也可以进去 , 但她总归还是外人 , 在这种时 温热正通过爱米的小手 、 小腮向我传过来 … … 候 , 她也不配进去 , 那么 ……我突然想到 … …只 我听见自己用控制住颤抖的声音在说 , 不要客 有戈登医生的妻子才配进去了 。 我这么一想 , 气 , 这是我十分乐意做的事 。说的时候 , 我不敢 竟觉得她就在里面 。我被自己突然生出的想法 再看他 。 吓住了 , 吓得几乎滚下楼来 , 我用一只手捂住胸 我眼巴巴地看着他抱了爱米走上楼梯 , 然 口 , 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 ———生怕因害怕而失 后开始收拾桌子上的盘盏 。我把杯盘一只只放 声 ———踮着脚尖轻轻地走下楼梯 。 整栋的房子 进洗碗机里 , 但又发现忘记先冲洗上面的残羹 , 里此时静极了 , 我看着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 , 突 只得把它们全拿出来 , 待要一只只冲洗 , 却突然 然感到这栋房子过于大 , 过于空 , 情不自禁地盼 失去了耐心 。我甩了甩手上的水 , 把手狠狠地 望着体积硕大的凯西今天能在这里 。 整个一楼 插到头发里去 , 头发根子被扯得生痛 。 呆呆地 二楼只有我一个人 , 一个人 !我克制着这个思 站了几分钟 , 心情坏得无以复加 。 我一使气丢 想 , 把二楼 、一楼的灯一路全打开来 。 当我一个 下那一堆杯盘 , 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 人在戈登医生的房子里上上下下走动时 , 竟觉 我一溜烟地进了自己的卧室 , 一关上门 , 委 得自己极像那个死去了的戈登夫人 , 在完全属 屈的眼泪就流出来了 。拧开了灯 , 在梳妆台前 于自己的房子里巡视走动 。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 坐下 , 从镜子里凝视自己 : 得手脚都凉了 , 提了脚踵飞快地溜进了自己房 Frontiers 88 天涯 戈登医生 Fro ntie rs 间 , 关上门 , 把自己扔到床上 , 用枕头盖住脸 。 是迷惑 , 半是惊喜地看着他 , 脸颊烧了起来 。戈 … …不知过了多久 , 听到了楼板上的走动 登医生的眼睛 , 近距离面对着我的那双蓝灰色 声 , 听见爱米在我的房门外快乐的声音 :妈咪 , 的眼睛 , 瞳孔的色度明显地急剧深邃起来 , 深得 晚安 ! 又听见戈登医生对她说 : 嘘 ———轻点 … … 像两眼深潭 。 从他的睛里 , 我看得出 , 这时的 戈登医生带了爱米回房间去睡觉了 , 生活在房 我 , 一定是脸颊艳红 , 嘴唇润泽 , 黑发如丝的 。 子里正常地进行着 , 我不禁对自己的疑神疑鬼 戈登医生用那双变深了的瞳孔对我定定地凝视 感到可笑 。 我一骨碌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 感 了几秒种 , 焦距突然越过了我 , 在我的后面散开 觉和欲念也在一瞬间都回来了 。 我一跃而起 : 了 。 他轻轻放下杯子 , 转身走向冰箱 , 开了冰 我不能在今天晚上不再见到戈登医生就睡觉 , 柜 , 取出一些冰块 , 倾在两个杯子里 。 我绝对受不了这个 。 他把倒上冰块的杯子递到我的手里 , 用平 静的温和口气问我 要不要到厨房外的凉台上 五 去 , 我在内心里微微地失望着 , 随他走出厨房 。 厨房外面有一个木制的凉台 , 从凉台上可 我对着镜子把头发理了理 , 用纸巾仔细地 以远眺湖面 。 戈登医生一走到凉台上 , 就背朝 擦了擦脸 , 果断地开了门 , 走到厨房去收拾盘 着湖 , 把身体靠在凉台的那道原木栏杆上 , 正对 盏 , 故意把声音弄得很响 。 着跟在他身后的我 。他的这个位置和姿势 , 已 过了一会儿 , 戈登医生果然到厨房来了 , 我 经使我没法和他并肩伏在原木栏杆上了 , 我只 听见他在背后问 , 你还没有睡吗 ? … …会不会今 能站在他的对面 , 面朝了湖 , 背着厨房里透出的 天太累了你 , 这些事留到明天做吧 ? 口气温和之 光线 ———我完全是处在背光的阴影里了 。 我望 极 。我向他转过身 , 嫣然一笑 , 说 : 我挺好 , 这已 着他 , 从厨房的窗子里射出的柔和白光从正面 经完了 ……我一点儿也不累呢 ……你 … …想不 照射着他 , 使他的身体在朦胧深邃夜色里获得 想 , 我们再来点喝的 ? 我为自己这个脱口而出的 一种雕塑般的效果 。这一天 , 他穿着一件做工 大胆邀请感到一点心慌 , 眼睛垂了下去 , 看住了 精细的仿牛仔布的蓝衬衫 , 质料薄而软 , 使他的 自己裙摆下的大理石地砖 。好一会儿 , 没听见 肌体轮廓在这柔和布料的对比下显得饱满而坚 戈登医生回答我 , 我奇怪了 , 抬眼看去 , 只见戈 韧 , 有一种刚柔相济的效果 , 非常性感 。我在沉 登医生站在十步开外的地方朝我投来的目光是 默中望住他 , 不说 , 也不动 , 一点儿也不打算打 一种从上到下的 , 全方位的打量 , 是一个异性对 破沉默 。 另一个异性的打量 。 我顿时耳热心跳 , 感到空 戈登医生回望着我 , 也不说话 。 气的密度大了起来 , 有一种东西挤挤挨挨地向 …… 我压了过来 , 我的心里骤然涨满了叫人窒息的 你知道 ———他总算开口道 ———这样夏天的 快乐 , 被这快乐鼓励着 , 我不等他回答就活泼地 晚上让我想到一个你们中国的神话 , 是我非常 转过身体去开冰箱 。 这时听他走近来说道 :好 喜欢的一个神话 , 一个放牛的男孩和一个织布 啊 , 我宁可来一杯啤酒 , 你也陪我喝吗 ? 你应该 的女孩子的故事 , 那个女孩子从天上来 , 又回到 年满十八岁了吧 ?他的玩笑口吻让我更加活泼 天上去了 。但那个男孩没有放弃她 , 一直追到天 起来 , 我一边弯腰探身从冰箱里往外取啤酒 , 一 上 , 然后 , 天上的皇帝被感动了 , 最后答应他们 边自然地接上去说 , 还差一个月 , 满三十八岁 , 一年能见一次面 , 就像现在这样的晚上 , 是吧 ? 够资格了吧 ? 他轻轻地笑出了声 , 说 , 足够了 , 够 是 。 我说 。 喝二十瓶了 。他说完轻捷地走向壁橱 , 取出两 停了一停 , 我又说 , 戈登医生 , 这神话很美 , 个杯子 , 分别端在两只手里 , 等我往里倒啤酒 。 在我们中国人人知道 , 但是 ……嗯 … …人人也 我凑近了他 , 发现那两只端玻璃杯的手非常 知道这只是神话 , 生活和神话是不一样的 。说 微妙地痉挛了一下 , 我的心跳又快了起来 , 我想 完 , 我听见自己的心跳 。 是我的头发触到他了 , 我更深地埋下头去 , 做出 戈登医生正抬了头往上看星星 , 听我说了 更专注的样子 , 几乎把头碰到他的胸脯上 。 这 这话 , 就把眼睛移到我的身上 , 几乎是饶有兴趣 时 , 戈登医生突然说 , 等一等 。我抬起头来 , 半 地看住我 , 说 : 说说看 , 怎么不一样 ? Frontiers 89 天涯 文 Fro ntie rs 我觉得这是个简单的问题 , 但涉及到戈登 医生的具体情况 , 我怎么出口呢 ? 我撩了撩自己的头发 , 又喝一口杯里的啤 酒 , 踌躇着 , 半晌 , 才说 , 你先说它们怎么是一样 吧。 学 那是他们的事 , 我不管 ……我咬住了自己 的下嘴唇 , 突然又放开 , 直直地注视着他说 , 我 只知道听从自己的感情 …… 戈登医生坦然地接住我的目光 , 看着我的 眼睛说 : 是啊 , 这很可贵 , 是值得珍惜的 , 嗯 …… 你是个狡猾的学生 ———他笑了 ———不错 , 事情在于 ……请原谅 , 我得对你直说了 , … …你 我觉得它们一样 , 至少 , 有某些共同的东西 … … 年轻 , 漂亮 , 美好 , 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的确是不 你不觉得 , 事情...
View Full Document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