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00au6c89u843du300b.docx -

This preview shows page 1 - 2 out of 8 pages.

《沉落》巴金勿抗恶。这是他常常用来劝我的话。他自然有名有姓,而且提起他的姓名许多人都知道。不过我以为只写一个字也就够了。我并不崇拜名流,为什么一定要人知道他的大名吗?你一个人不承认又有什么用?要来的事情终归要来的。来了的事情你更没有办法叫它不来。日本把东北拿走也是如此。我们还是好好地利用时间来做点自己的事情吧。他常常坐在沙发上,安闲地抚弄他的小胡子,慢吞吞地这样劝我。他说的自己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他却从不曾对我说明。我问他,他也只是支吾地回答。不过有一次他曾表示他现在所做的就是自己的事情,就只有这一次。我是一个愚蠢的青年。即使我自己不承认,至少他已经有了这种看法。因为他有两三次惋惜地对我说过,他有一个很得意的姓颜的弟子,比得上孔子的颜回,可惜很年轻就死去了。此后再没有一个能够完全承受他的学问的人。还有一个方云先,正准备去应庚款留英考试,但是究竟差了一点儿。至于我呢,我当然差得太远。话虽是这么说,然而他对我还不错,他依旧时常用种种的大道理来劝我,对我谈许多话,告诉我许多事情。他的朋友不算少,但是很少有人到他家去。我大概是去得最勤的一个了。也常有一些青年到他家去领教,不过去了一次以后就不见再去。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我也曾想过几次,我自己也是青年,为什么我却常常去他家呢?其实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也许因为他对我好,也许因为我太好奇。他有一位漂亮的太太,比他年轻。这是第二个了。而且这也是不足为奇的。许多有地位的学者教授都有年轻的太太。他的情形同他们的一样,他和太太间的感情不算好,也不算坏。我不曾看见他们吵过架,但是我总觉得他们夫妇间缺乏一种真挚的热情,彼此很客气,但是也很冷淡。虽然他当初追求他这位女学生的时候也曾激动过好一阵子,但是现在一切都平静了。他做了夫。法上的一点也没有缺。他依旧是一位很有地位的学者和教授。太太喜欢跳舞,他有一个时候也喜欢跳,但是现在他不常去高等华人的跳舞厅了。太太依旧常到个地方去。他不和同去的时候有一位朋友陪伴她是有名的历史教授,官费生,说起来也还是他的学生,曾经过他的勿抗恶,一切在的东西都有它在的理满洲国也是这样。所恶有时也是不可避免的,过了个时候它就自己消灭了。你要抗恶,只是浪费你的时间。你应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