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00au9ed1u767du674eu300b.docx -

This preview shows page 1 - 2 out of 7 pages.

《黑白李》 老舍         爱情不是他们兄弟俩这档子事的中心,可是我得由这儿说起。 黑李是哥,白李是弟,哥哥比弟弟大着五岁。俩人都是我的同学,虽然白李一入中学,黑李和我 就毕业了。黑李是我的好友;因为常到他家去,所以对白李的事儿我也略知一二。五年是个长距离, 在这个时代。这哥儿俩的不同正如他们的外号——黑,白。黑李要是“古人”,白李是现代的。他们俩 并不因此打架吵嘴,可是对任何事的看法也不一致。黑李并不黑;只是在左眉上有个大黑痣。因此他 是“黑李”;弟弟没有那么个记号,所以是“白李”;这在给他们送外号的中学生们看,是很逻辑的。其实 他俩的脸都很白,而且长得极相似。 他俩都追她——恕不道出姓名了——她说不清到底该爱谁,又不肯说谁也不爱。于是大家替他们 弟兄捏着把汗。明知他俩不肯吵架,可是爱情这玩艺是不讲交情的。 可是,黑李让了。 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正是个初夏的晚间,落着点小雨,我去找他闲谈,他独自在屋里坐着呢,面 前摆着四个红鱼细磁茶碗。我们俩是用不着客气的,我坐下吸烟,他摆弄那四个碗。转转这个,转转 那个,把红鱼要一点不差的朝着他。摆好,身子往后仰一仰,象画家设完一层色那么退后看看。然后 又逐一的转开,把另一面的鱼们摆齐。又往后仰身端详了一番,回过头来向我笑了笑,笑得非常天真 他爱弄这些小把戏。对什么也不精通,可是什么也爱动一动。他并不假充行家,只信这可以养性 不错,他确是个好脾性的人。有点小玩艺,比如黏补旧书等等,他就平安的销磨半日。 叫了我一声,他又笑了笑,“我把她让给老四了,”按着大排行,白李是四爷,他们的伯父屋中还 有弟兄呢。“不能因为个女子失了兄弟们的和气。” “所以你不是现代人,”我打着哈哈说。 “不是;老狗熊学不会新玩艺了。三 角恋 爱,不得 儿。我和她说了,不 她是爱谁,我 此不 和她来往。 得很 痛快! “没看 过这么讲 爱的。” “你没看 我还不讲了呢。 她的去, 和老四 闹翻 了。 俩要来这么一出的 不是你 收兵 ,就是我让了。” “于是天下就 平了 我们笑开了。 过了有 ,黑李找我来了。我会看, 每逢 他的 脑门发暗 必定 是有心事。 每逢 有心事,我俩 必喝 上半 斤莲花 白。我 赶紧 酒预备 好,因为他的 脑门 不大 亮嘛 上,他的 有点 哆嗦 。这个人的心里 事。 上点事,他极 想镇定 ,可是脸上还 泄露 出来。他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