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蜕变:冷面伪天使 - 《完美蜕变:冷面伪天使》全集 作者:阳悦 第一� 第 1 节:暴雨夜(一)

完美蜕变:冷面伪天使 -...

This preview shows page 1 out of 663 pages.

Unformatted text preview: 《完美蜕变:冷面伪天使》全集 作者:阳悦 第一卷 第 1 节:暴雨夜(一) 漆黑的夜晚,一点亮光都没有,只有狂风呼呼的吹着,似乎还有下暴雨的征兆。在山阴路 的一幢别墅内,漆黑一片。只是在客厅中,一个若有若无的小亮点,又冒着点点白烟,才 证明了有人存在。 外面的风似乎更大了,呼呼的狂吹着,发出一种颤人的声音。而客厅中,依旧似原来的安 静。 只是不见了那个小亮点。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小小的门铃响起,虽然外面的风声似乎要盖过了门铃声,但是屋内人 却还是听到了,不过也只是微微的颤动了下身体,并没有动作。 而屋外的门铃却依旧还在响着,大概是见没人来开门,就用手拍打着大门。屋内依旧诡异 的安静,屋外依旧呼呼的狂风,只是没了敲门声。 这时客厅内,一个小小的亮点亮起,同时,也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爸爸,是妈妈在门 外吗?” “嗯?散散怎么还没睡?”沙哑的声音响起,屋内的男人转头便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他 的身后,便伸过手直接把小人儿拉了过来,抱在腿上。 “爸爸,是妈妈在门外吗?”小小的人依旧执着的问着这个问题。 前几天,家里的保姆陈姨和她爸爸对话中,她都知道了,妈妈把爸爸公司的钱都拿走了, 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都败光了,现在爸爸的公司破产了,而妈妈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就是那天爸爸拿了一些钱辞退了家里的佣人,而陈姨在她家待了好多年了,说是可以留下 照顾他们,可是她爸爸没答应。 就在陈姨要走的时候,她跑去问了,而陈姨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只告诉她,好好听她爸 爸的话,要乖,不让她再让她爸爸操心了。 随后几天,她就一直在观察爸爸,每天都不间断的抽烟,也不怎么睡,只是坐在客厅中。 而她虽然只有 7 岁,可是她很懂事,她明白了,陈姨的话,她该听。所以每天晚上,她也 躲在楼梯转角口看着爸爸,她知道,她爸爸在等妈妈。 今天,突然听到了门铃声,她就忍不住从楼梯角出来了,她要和爸爸一起面对,不让爸爸 太难过,要他知道,他还有一个好女儿。 沉默中,沙哑的声音响起:“散散,如果爸爸和妈妈分开了,你会选谁?” “跟爸爸一起。”没有犹豫的,小人儿直接回答到:“散散会永远和爸爸在一起的。散散所有 的事都知道,爸爸不要太难过了,爸爸还有散散。” 听到小人儿的话,屋内的男人一个没忍住,一把抱住散散:“好,爸爸的好女儿,爸爸不 难过,爸爸还有散散。” 整理好情绪,男人拉着散散走向门口,今天,就把所有的事都解决了吧! 打开路灯,推开门,只见一个画这精致妆容的女人,提着名贵的包包站在门口,不远处, 还有一辆轿车停着,车上似乎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试试在百度搜索“比奇中文网”, 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2 节:暴雨夜(二) 听见开门声,女人只是淡淡看了眼散散,然后转头对着男人说:“散捷,这是离婚协议书, 你看看吧,如果同意,就签了吧。至于散散,就给你抚养吧,现在对我来说,她只是个拖 油瓶。” 话刚说完,散捷就一个耳光打上去了,并附上一句:“贱人。”然后夺过女人手上的协议书, 直接签上了名,扔回给她:“好了,如你所愿,滚吧,滚的越远越好,以后别出现在我和 散散的面前。” 说完,不理女人说话,就直接关上了大门,死女人,败光他的财产不说,现在还来说他女 儿是拖油瓶,要不是女儿在他身边,他早就一把掐死她了。 门外的女人,吾着脸,气愤的看着关上的门,不过看到手上的离婚协议书,又笑了。这一 次来,为的就是这个,既然拿到了,那么挨一下打又无所谓。 捡起地上刚掉落的包包,笑容满面的走到那辆奔驰前面,扬扬手中的纸,便直接坐上了副 座。 车上的男人看到女人手中的纸,笑笑,调过车头,直接飞驰而去。 ………… 大门后,散散红这眼睛,看着散捷。虽然,只有 7 岁,但是已经听的懂她们在说什么了, 她知道妈妈真的不要她了,也不要爸爸了。 虽然刚才在屋子里,和爸爸已经聊过了,但是当妈妈真的不要她时,她还是真的很难过。 散捷走到小散散面前,蹲下,说道:“散散,没事,别去听那个人的话,你还有爸爸呢, 散散才不是拖油瓶,散散可是爸爸的好女儿。” 散捷也知道,那个女人的话肯定伤到小散散了,看到小散散的模样就知道,她都懂。其实, 女儿难过,他也难过,那个曾今那么深爱的女人,居然以这种残忍的方式离开了他。 因为深爱,所以他不责怪她败光他的财产,但是,那么说小散散,那一巴掌,的确该打。 小散散听到爸爸的话,也只是走到散捷的面前,然后抱着散捷的脖子,闷闷的说道。 “爸爸会一直和散散在一起的,对不对?爸爸不会像妈妈那样丢下散散的,对不对?” “当然了,爸爸会和散散永远在一起。”听到女儿闷闷的声音,散捷也很难过,只是——没 办法。 外面的风,更大了,雨也随之而来。在这样的一个暴雨夜,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就如同他 们姓一样,散了。 现在只剩下,两父女蹲在大门背后,静静的抱在一起,静静的平复着各自的心情—— BiQi.Me 比奇中文网,喜欢就收藏我们吧! 第一卷 第 3 节:你不需要这样的 十年后。 狭小的弄堂里,一个兴奋的声音响起: “散,你说,我们这是就这么虐一顿算了还是再来个狠点的?” “随便。” “看不惯他平时这么嚣张,老是欺负人,我觉得虐一顿太轻了,还是来个狠点的,你说是 让他断手呢还是断脚?” “随便。” “哎呀,又是随便,每次出来,散你就一副酷酷的样子摆那儿,我一个人不好做决定啊。” 向阳苦着脸,哀怨的看向散恒,大有你今天不说一句话出来,我就看你一整天的架势。 “走吧。”看到向阳一露出这个表情,散恒转身就走了。 这么多年,对于这个表情,她散恒还是受不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居然这么一副哀怨 的神情看着她,以为她是做了有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似的。而要是她不再开口,他向阳也 一定会发挥无人能及的唠叨功力,非得把人烦死不可。 不过,散恒不知道的是,这个功力,只是针对她散恒而已。 转身离开,不说话,这是解决他最简单的方法,这也是向阳老是拉着她一起出来之后,她 所得出来的经验。 “哎,哎,散,你怎么走了呢,咱的事还没决定好呢,你说呀,断手还是断脚?哎哎,散, 你还走这么快,等等我呀。” 看到散恒转身离开,向阳就急了,这事还没解决呢,散又是如前几次一样,走人了。 真是让他纳闷,这下该怎么办?又看着走远的散恒,向阳也抬脚跟着走了,无视了那个被 他们围堵在墙角的小混混。 谁叫他这么在意这个小师妹呢—— 走到弄堂口,不似弄堂里的阴凉,烈日高挂于空。散恒眯着眼抬头,湛蓝的天空,一丝杂 质也无,如此清澈。 她喜欢这个感觉,然后一个人静静的回忆,先淡淡的笑到后来浓浓的悲伤。只是还来不及 想什么,后面就出现一个不协调的声音:“散,等等我呀。呼,好热。” 看向背后向阳一脸的纠结以及不甘愿,散恒知道,他不喜欢出汗,不喜欢太阳,虽然,他 的名字叫向阳。 他们认识六年了多了,从跆拳道馆里见的第一面起,向阳就跟在她身边了,即使当时她是 有多排斥他,他依旧死缠烂打,一直到如今。 看着这个大男孩,一脸厌恶的擦着脸上的汗,抬头看她时又笑的阳光灿烂,她的心里,其 实挺苦涩的,只是从不表态而已。 向阳,A 城有名房地产老总向文景家的大少,压根没必要跟着她在这里做着无聊的事,可 是几年来,她散恒在哪,他向阳也在哪,即使他所不喜欢的,依旧和她在一起。 “其实,你不需要这样的。”冷冷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的感情,依旧如同先前一样的随便。 请在百度搜索 biqi,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4 节:六年多的时间,真的不算短 听到这样的声音,向阳一怔,随后,又笑嘻嘻的走过来,摸摸散恒的头,说道:“天气好 热,走,请你吃冰。” 向阳的动作,散恒又如何的没有看到,只是,自那年妈妈离开之后,她就不在相信任何人, 最亲的人都可以这样无所顾忌的伤害,更何况一个外人。 当然,除了她爸爸,她拒绝所有人的靠近,但,向阳,似乎成了一个意外。 当年妈妈走后,就只剩下她和爸爸,没有多少钱,也没有房子,她也不在是一个小公主, 所以出来后,只和爸爸租了一个小房子。 本想安安静静的,只是好笑的是,居然有人找上门来,说他们欠债了,非逼着他们还,后 来才得知,原来是那个丢下她妈妈,由于当时没有办法,她爸爸只得带着她四处躲。 以至后来,为了不让爸爸再这么辛苦,她便去学习跆拳道,可以保护自己,甚至也可以去 保护爸爸。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那里遇到了向阳,那个死追烂打着她的向阳,又帮她解决很多事情的 向阳。 只是由于当时,被人追,又被人伤害,所以,她不理睬任何人,只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学习, 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而向阳,一个大少爷,只是兴趣而已,当时过来打招呼,由于散恒的态度,不得不说,刺 激到了他。 他一个大少,谁都热络的巴结他,除了那个小师妹,不管他怎么做,都不理他,后来因他 的纠缠,还把他打了一顿,记仇的他就一直跟着她,说是要报仇,可后来就演变成了现在 这个样子了。 直到现在,六年多的时间,真的不算短。 只是刚才散恒的话,他也听了六年多了,已经有免疫了,但是,听到,还是会有点小难过。 不过反正已经都六年多了,小难过之后还是可以继续在一起,他不介意。 他只想在她身边,没有任何的理由。 散恒看着向阳,心里还是泛起了涟漪,虽然还有爸爸,可是,已经很久没见了。 除了这个所谓的师兄,这个曾经很讨厌的人,却一直陪了她六年多。 而六年多中,她所说的大多话都只是叫他离开,可是向阳,却一直死皮赖脸着,继续在她 身边,虽然知道这样说话,他会难过,可她也依旧不想靠近任何人。 她只是不想被伤害。 散恒收拾好所有的情绪,先一步走出弄堂口。 向阳知道,她不会再说什么了,因为以前都是这样下来的。 看着走在前面的散恒,向阳笑了。 初见时,散恒只不过是一个矮矮小小短发的小女孩,明明应该很可爱的,表现出来的却是 一副冰冰的样子。 当时,他就来兴趣了,偏偏一个小丫头,还装的那么冷,他到要看看,这丫头到底是怎么 样的,所以便发生了后来的事。 第一卷 第 5 节:我对帅哥不感兴趣 过了六年,除了忄生格没变之外,似乎样貌都变了,不再是矮矮小小的了,不再是短发了。 而是个子窜到了 1 米 7 以上,可瘦的跟竹竿一样,留着平刘海,简单的扎了一个马尾,看 起来很精神,却依旧改变不了脸上冷冷的表情。 虽然瘦,但是修身的背心短裤还是很好的体现了散恒的身段。 而他阳,也变了,由当年小帅变成了现在 1 米 8 多的大帅哥了,棕色的碎发,精致深刻 的轮廓,白皙的皮肤,很休闲的服饰。 向阳追上散恒,然后摆出一副哀怨的神情,说道:“散,能不能不这么冷酷啊,我好歹也 是一枚大帅哥啊,你看看我也养眼的嘛!” 散恒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向阳,是,她承认,向阳长的确实好看,可是,却说:“我对 帅哥不感兴趣。” 打击,对向阳来说,绝对的打击,原本向阳哀怨的脸一下子扭曲了,他说那句话纯粹是为 了逗下散恒,可没想到,却换来散恒这么严肃的一句话,真是打击。 看到向阳扭曲的脸,散恒微微扯了下嘴角,虽然知道这样有打击到他,可是看到向阳的表 情,真的很乐。、 一个大男生,居然老是因为她一句话,就出现各种表情,其实,还蛮可爱的。 转身,继续走,她知道,向阳不喜欢在太阳下,所以尽量也快点回去。 而向阳,却因为散恒的一句话,就开始在原地纠结了,散对帅哥不敢兴趣,也就是对他不 感兴趣,怎么办呢? 纠结了一会,看见与散恒拉开的距离,又急忙跑上去。 他向阳其实挺聪明的,只是遇见了散恒,就变的迟钝了,他只是单纯的在想,怎么才能让 散恒开心起来,看着她冷冰冰的脸,冷冰冰地话,他心里也是很难受的。 太阳似乎越发的晒了,向阳擦着脸上的汗,一脸的郁闷,直接拉了散恒进了路边的咖啡店, 这天气,他真的厌恶死了。 只是一急,却没注意到,僵着脸的散恒,虽然向阳一直在散恒的身边,但他从来没有牵过 她的手或是什么的。 因为他知道,她一直排斥任何人的靠近,只是这一次,他真的不是故意,只是对于这天气, 让他向阳郁闷到了极点。 进了咖啡店,散恒直接抽回了手,感到手里一空,向阳才想起,刚才一急,拉了散的手, 瞬间,他就不知所措了,他怕,散生气了。 幸而,服务员直接上来了:“欢迎光临,先生小姐,这边请。” 看着楞楞的向阳,散恒叹了口气,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总会不好说什么,就只说了声: “走吧,休息会。” 听了散恒的声音,向阳才转过神来,幸好,散没说什么。可是又想起,刚才居然牵了散的 手,又傻呵呵的乐了,他很早就喜欢她了,可是从不强迫,即使牵手。全本免费手打小说 尽在 BIQI.ME“比奇”中文网 第一卷 第 6 节:不要拒绝好不好? 两人点了些东西就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向阳看着散恒,散恒看着窗外,冷冷的脸却又变成 了淡淡的哀伤。 看到这样的散恒,向阳知道,散肯定又想起小时候的事了。他心疼着,却又无奈着。他不 知道怎么去安慰,但他可以静静的陪在她身边。 安静的咖啡厅里,只有轻轻的钢琴声在响着,不似外面的噔嗌。这样的环境,向阳喜欢, 散恒也很喜欢。 一直持续了一个多钟,直到向阳的手机响起了,散恒才从自己的回忆里清醒过来,看向向 阳。 向阳拿出手机,看到的是安哲发来的消息,说是办好了在学校里的手续,过几天就直接可 以去上课了。 看到这个消息,向阳笑容满面的看着散恒,说:“散,我让安哲安排好了,我们过几天就 直接去风莞学院报道就好了。那里的生活一定会很精彩的,阿哲,小昕他们都在那里。” “我不认识他们。”散恒依旧冷冷的拒绝,她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也不会向任何人靠近。 听到散恒的话,向阳的笑容一下子卡在了脸上,他以为,他可以让散恒过的开心点的,所 以把高中的事的安排好了,可是没想到,散还是拒绝了。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的发生时,还是很难受,他做了这么多,只是想让散开心 一点,仅此而已。 “散,不要拒绝好不好?”被拒绝了太多次,他真的伤心了,虽然只是很无力的在挽留,但 真的很想让散接受一次,一次而已。 看着向阳低下头,闷闷不乐的把玩着手机,散恒的心里又不好受了,她知道,她一直伤着 他,而他却一直都在为她想着。 “很抱歉。”散恒还是狠了心,说了一句,就直接从座位走了。 等向阳抬起头,却只看到了散恒关门的背影,眼睛渐渐模糊了,又渐渐的清晰了,无力的 捶下脑袋,又抬起头,怔怔的看着对面空空的座位,心里一阵疼痛。 散,六年多了,只有那一次,帮你解决了所谓追债的人,你就从没接受过我任何一次的安 排。难道,你真的有这么讨厌我吗?就算我跟在你身后六年多……—— 散恒从咖啡厅走出来,便直接打车回到了租屋。 两室一厅的小房间,除了家具,没任何多余的东西。她把自己锁在自己的房间,抱着膝坐 在房间的最角落,无声的落泪。 不是她想这么对向阳,而是那个被抛弃的夜晚,真的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所 以心里,拒绝任何人靠近,也就不会再有所谓的抛弃与被抛弃。 一个人,挺好。 只是现在伤了向阳,她心里真的不得已,她也很难受。如果真的无情,就不会跟他出去, 也不会真的让他跟在她身后六年多。 第一卷 第 7 节:真的只希望你开心 其实她的心里,真的很渴望有这样一个朋友,只是一想到小时候的事,就矛盾不已。所以 造就了这样的状况,而散恒只会比向阳更难受。 现在好了,她散恒伤了向阳这么多次,看着他今天那么无力的样子,他以后一定不会再来 了吧。 或许明天开始,就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不对,还有爸爸,可爸爸并没逾嗌这里,他们也真的很久没见了。真的就只剩下她一个 人了,不过,这也是她所求的,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这么难过呢?眼泪止不住的掉—— 向阳在咖啡厅坐到傍晚才回到租屋,也就是散恒的对面,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向阳还是苦 涩的扯了下嘴角,没有像以前一样缠着散恒开门。 只是拿出钥匙,开了门,进去了。 不一会,只是拿出了一个箱包,再次看看散恒的门,却始终没有去敲,便走下楼去。 而蹲在墙角的散恒,似乎听到了对面开门又关门的声音,然后立即站起来,紧张的看着那 台门。 今天,向阳还会像以前一样来敲吗?等了很久,终究是没有声响起。六年之中的习惯,突 然就这样断了,怎么都不习惯,可是这也是她心所想的。 苦涩的,难受的,孤单的,寂寞的,所有悲伤的感觉突袭而来,除了蹲下身子紧紧的抱住 自己,她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向阳看着三楼紧闭的窗,还是拉着行李上了车。 他想了很久,或许是他缠着散太久了,现在整理下东西,准备回向家住几天。等开学的时 候,再来找散吧,他还是希望散恒能够跟他一块去。 如果真的讨厌他,那么等他看到她的笑容之后,他就真的离开,决不会再缠着她了。 散,真的只希望你开心……—— 半个钟后,向家别墅。 向阳只是推开大门,就听到: “啊,阳阳你回来了,向文景,你儿子回来了,快快快,快下来,昕儿,昕儿,你哥回来 了,快下来,丁伯,快去准备晚饭。” 向阳抚额,他这个妈…… 真是,又不是没回来过,他记得上个礼拜还回来过,每次一回来,他妈就来这么一个惊天 动地。真是……无奈! “妈,别这么激动,你儿子上个礼拜才回来过啊。” “哎呀,儿子,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为什么就一定要搬出去住嘛?咦,这箱子,你要 住回家吗?太好了,丁伯,快给少爷收拾房间,哦,不是,先把箱子拿到房间去” 就只见向妈妈一脸的笑容,手脚并动,直直奔到向阳面前,细细的打量,生怕这个儿子在 外面照顾不好自己。 向阳无奈,只能干笑着,同时也苦涩着,想起散的态度……试试在百度搜索“比奇中文网”, 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8 节: 受到打击了? 看着儿子露出这样的笑容,向妈妈也不在多话了,只是闷闷的说到:“儿子,你可得好好的陪下 爸爸妈妈。” 向爸爸和向妈妈都知道,这么多年来,儿子就一直跟在一个女孩身边,虽然他们不反对, 可是心里还是闷闷的。 谁叫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哈,向阳,受到打击了?还搬回来住了,难得难得!”向阳还来不及回话,就被一个声打 断。 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向昕,便走向沙发,耸耸肩,并说到:“你哥这么一个大帅哥,怎 么可能受到打击?我只是想老头子和老妈了,就回来了呗。” 向昕切了一声,便下了楼梯,走到向阳身边坐下。 “看你的样子,我还是不信。这次散一定是非常的狠了一次吧,看你那焉焉的样子,啧啧 啧,真是可怜啊。”向昕依旧是一脸可悲的样子看着向阳。 “喂,臭丫头,哥不叫,叫名字,不跟你算账已经不错了,还这种神态看你哥,我看你皮 痒了。” 向阳被向昕说中,虽然心里难受,但还是没表现出来,散的态度一直就这样,都已经习惯 了,压根就不能说打击了。 “小昕,少说两句,没大没小的。”向文景从楼上就听到两兄妹又唱着反调了,便摇着头从 楼梯上下来了。 向昕看着老爸下来,便瞪了一眼向阳,又站起身,朝着自己的老爸身边走去。 “老爸,我说的又没错啦,真是的,又怪我。你要不信,去问他。”说完,便指向向阳。 “爸。”向阳站起身,朝自己的老爸叫了一声,便不在发声。 “嗯。回来就好。那丫头还好吧?”对于散恒的存在,他们一家都知道,但从不过问什么, 只要向阳喜欢,他们一家都全力支持。 “嗯,还好。”还是和以前一样,从没有出现过任何的改变,向阳心里默默道。 “那就好,马上开学了,好好休息几天。” 向阳点了点头,便听见向妈妈在他身后说道:“好了好了,都来吃饭了,别饿着阳阳了。” 向阳继续抚额,这个妈……他住外面都住了好几年了,还会照顾不好自己吗? “妈,你太偏心了,你就怎么不说我饿着了呢?哼,老爸,你看老妈?”向昕听了妈妈的话,便直 接恶作剧的说道。 向妈妈:“……!” 她明明都叫了,只是向阳一个礼拜才见一次,所以才会这么说,没成想,女儿吃醋了。 看见向妈妈愣愣的样子,向爸爸是直接出来护话了。 “晓慧,别理那丫头,一天到晚就知道恶作剧,不管她。”说完便直接拉了向妈妈去了餐厅。 “哈哈,老妈呀,一唬就唬住了,真好玩。向阳,你说是不是?哈哈。” 向昕是直接笑抽了,老妈向来都热情,但反应都慢三拍,所以只要在家里她就一直欺负着 老妈。试试在百度搜索“比奇中文网”,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9 节:只有一个人 向阳:“我看你皮真的在痒了,小心老爸为了老妈抽你一顿。”说完也直接走向餐厅,这个 妹妹,他也拿她没办法。 向昕:“切,老爸老妈舍得吗?哈哈,不过还是好好笑,老妈还是很可爱啊!啧啧啧。”自 言自语的说完,便也走向餐厅,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其实还蛮难得的。 不过调戏向阳和老妈,更有趣,哈哈—— 第二天,散恒醒来,看着冰冷的地板,她知道,昨天肯定又是哭着坐在地板上睡着了。 这么多年来,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一件事了。站起身,默默的望了一眼门,多年来的敲门 声没有了,只是还真的很心酸。 不,这也是自找的,散恒,你本来就该一个人,也只有一个人,只是一个被抛弃的人。 本该不奢求什么,没了旁人,一个人,可以更自在。虽然,心里还是很苦涩,不过,终究 还是习惯着的。 混混恶恶的在自己房间待了一天,把所有的事都想清楚后,便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便走到 洗手间换了衣服,准备去打工。没了旁人,一个人生活,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散恒找的工作是酒吧吧台的服务员,她喜欢黑,喜欢暗,对于她自己的忄生格问题,她也 只能找这样的工作了,可是她却不喜欢噔嗌,,而这吧台,却是唯一能选的地方了。 不过,对于这份工作,她也是相当喜欢的,至少不用怎么去跟人交流,而且工作也只要晚 上几个小时,并不耽误课程。 早早的来到 N.S 酒吧,到了里间换好工作服,便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用布擦拭着吧台,看 着还不算热闹的大厅,思绪乱飞着。 直到一个声猥琐的男声响起:“小妞,来杯酒。” 被打乱思绪的散恒,很不爽了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三四十岁的男人,不过,立即又恢复状态, 现在是上班时间,一不下心,走神了。 “呦,小妞还真是,不就拿杯酒嘛,老板没教你怎么对待顾客的吗?要笑脸相迎,知道 不?”说完,还准备用手去掐散恒的脸。 对于这样的状况,散恒碰到过很多次,她从来都不是惹事的人,都只是能避则避,而向阳 若是知道了,往往会出了酒吧后,便会很严重的教训那些人。 这次,她也跟往常一样,只是偏了头,避开那只手而已。 从后面柜子上拿了酒递到那个人面前,然后自顾自的继续擦拭吧台。 面前的男人看到散恒这个态度之后,不爽了,能在这干活的人还装什么纯?是什么样的人, 大家心里都清楚不是?只要有钱! 男人不死心,继续坐在吧台面前调戏!而散恒继续无视。请在百度搜索 biqi,就能找到我 们! 第一卷 第 10 节:有种,再说一遍 N.S 酒吧的某个角落,一个慵懒的身影,半躺在沙发上,眼神迷离的看着这个酒吧。 突然,目光锁定了吧台处,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擦拭吧台的女孩,宁旭言嘴角微微上翘, 这个女孩在这里工作应该有两年了,每当他坐在这个位置,总能一眼就看到了。 静静的看着她工作的样子,随便又安静,,却又从来吝啬一个笑,这种感觉让他很迷恋。 “哈喽,言,你小子从国外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一个突咎的声音响起,宁旭言眼 睛一瞄,看到是徐凯之后,又慵懒的收回眼神,继续看着吧台处。 “哎呦,我说宁大少,你也真够痴情的,每次回来都深情默默的注视那女孩,准备什么时 候下手啊?”徐凯看到宁思言不说话,继续调凯到。 “凯,好久没见,皮又在痒了,看来我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了。”宁旭言皱眉,这个徐凯。 徐凯:“哈,别,我说,咱这么久没见面,得好好的叙一下旧,来来来,喝酒先。” 说完,便替宁旭言倒上啤酒,又拿到他面前,自己又拿起一杯,举向宁旭言。 宁旭言扯开嘴角,坐直身子,拿起酒杯,碰上徐凯的杯子,就一饮而下了,兄弟间真的好 久没见了。 徐凯也不落后,碰过之后便直接喝了。 “哈哈,爽啊!言,这次回来,就不去了吧?我们兄弟们可都一直等你回来呢。”徐凯开 口、。 “不回了,过几天就到风莞去报到。你把兄弟们都安排在那吧。” 徐凯:“明白,言的心思怎么能不知道呢,早就安排好了。” “那就……”宁旭言还没说完,就立即站了起来。 徐凯看到言话都没说完就直接站起来,接着听到碰的一声,眼睛直接看向吧台处。 散恒一脸杀气的看着眼前那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她已经做到很无视了,奈何那个男人一直 做在高脚椅上舌燥,是个人,都要被他烦死。 而且说出的话还不是一般的难听,本来说什么散恒都无所谓,可是那个老男人触到了她的 痛处,因为有关她的妈妈。 所以,她散恒火,非常的火大。 而火大的后果就是直接拿起边上的酒瓶子直接砸了过去,听到那个老男人摔下椅子后痛苦 的叫声。 散恒就觉得一阵舒坦,叫你舌燥,叫你烦,可是她却无视了这里是酒吧,来的人,背后总 是有些个小混混。 可是心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至于后果么,再说。 发出这么一声声响,酒吧里另外唱歌的,跳舞的,聊天的都停了下来,看着这出习以为常 的闹剧。 散恒看着还在地上叫苦连天的男人,嘴角弯起一丝嘲讽,走至那个男人的面前,半蹲下身, 清冷的说道:“有种,再说一遍。” 而地上的男人只是不停的叫来人,速度的,马上就有几个人上来就把他扶起来了。试试在 百度搜索“比奇中文网”,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11 节:英雄救美! 那个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头,又看着手上的血,一脸痛苦的的看着散恒,嘴里还念叨着: “妈的,一个小姐而已,装什么纯,敢打老子,给我上,打死她。” 立刻的,几个小痞子一样的人冲上来就朝散恒打了过来。 散恒眼睛一眯,看着这几个冲上来的人,也速度出手,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不是用来耍 酷的,而用来解决麻烦的,就如此时。 看着那些人冲过来的位置,散恒找准方向,一个侧踹,就把从一个过来旁边冲过来的小痞 子给踹倒了,又迅速向前攻击。 而角落中,徐凯则是一脸惊讶,偶尔几次到言的酒吧来,就一直跟言坐在这个位置,这个 冷漠的女生,他也注意过,只是没想到她还这么能打。 而一边的宁旭言却已经眯了眼,他喜欢看那个女生随意又安静工作的样子,可是现在却一 脸杀气,之前所有的美好感觉都破坏掉了,那个人,惨了。 绕过桌子,走向散恒那边。 一边的徐凯看到言走过去,收起脸上惊讶的表情,一脸笑意的对着走向吧台的宁旭言说道: “不错不错,这么好一个机会,英雄救美,言,你可要把握住哦!哈哈。兄弟我在这给你 加油了。” 宁旭言听到徐凯的话,只是瞪了眼,没说什么,只是速度的走过去了。 而散恒这边,虽然有很不错的跆拳道,可终究抵不过人多,手臂上,脸上都出现了好几个 淤青。 散恒一边忙着对付前面的,却又感觉到后面的风向,只是腾不出手来防护,正猝防不及, 却只听见一声痛苦的叫唤声,并没逾嗌料中,受到背后的偷袭。 等解决了前面的小痞子,散恒回过头,只看到一个陌生却很帅气的男生站在她的背后,很 冷傲的看着那个喜欢多事的男人。 散恒皱眉,准备无视时,却又见到很多保安出来了,而之前的那个男人,则是一脸扭曲的 看着那个帅气的男生。 男人刚想说什么话,却听到那个男生清冷的说道:“敢在我 N.S 闹事,胆子挺大啊。” 散恒则继续她的面无表情,听这话,看来这男生在这管理权还挺大,闹事而已,顶多开除, 她散恒无所谓,这城市,不只这么一个酒吧。全本免费手打小说尽在 BIQI.ME“比奇”中文网 第一卷 第 12 节:不错的性格,他喜欢 虽然只是一个酒吧,可从没人在这大规模的闹事,谁都不想跟宁氏为敌不是?不过后来好 像听说宁家大少出国了,所以他才色大胆大的,叫人打了那个小妞。 可好死不死,偏偏撞上了宁大少在酒吧里,若是他一句话,他就不用在 A 城混了。 宁旭言看着散恒,微微的拉开嘴角,不错的忄生格,他喜欢。 近距离看比远距离看,她漂亮多了,只是上几个不和谐的淤青,宁旭言皱眉了。不多说, 头一转,对着那个男人说:“是吗?那么先给这位小姐道歉,然后滚出 N.S,以后都不要出 现在这里,或许,我不介意把你送出 A 城。” 听到这话,边上的人都惊了,都窃窃私语着。 男人听到这话,更惊讶了,便又急着解释道:“宁少,您您您说错了吧!?” 散恒也也是微微皱眉,她没想过一个陌生人会帮她忙,除了……向阳之外。 “哈,你玩完了,你不知道我家言最讨厌有人质疑他的话吗?”这边的人都还在惊讶中,一 个戏谑的声音响起,众人回过头看到那个人时,便又听到:“算了算了,把这些人都轰出 去,省的言看得心烦。” 徐凯走到宁旭言的身边挑挑眉,示意就这样吧。 宁旭言不答话,散恒则是皱着眉,看着这两个人,对于结果,她无所谓,对于那个所谓的 道歉,她也不在意,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就好。 所以,当徐凯说完话后,就直接走到吧台前,拿起布,继续擦拭着吧台。 等着那两个人解决完那边的事后,应该会过来继续解决她的,所以不需要多说什么。 一阵骚动之后,酒吧又恢复之前的样子,噔嗌又迷乱。 如她所料,那两个男生,解决完事情后,就来到了吧台。 只是却没找她说闹事的事,只是要了两杯啤酒,而之前那个被叫言的男生却一眨不眨的看 着她,偶尔的跟后来的那个男生聊会天。 散恒不在意,也乐的得意,不说也好,省的她去重新找工作。 就这样,一直到散恒下班,一直到散恒换了衣服从更衣室出来,看到靠在墙上笑的一脸邪 气的男生时,她知道,麻烦来了。 刚刚领班就告诉她,那个叫言的男生就是这个酒吧的老板,这两年一直在国外,很少回来,回来 也并不出面。 所以,她散恒不曾见过,也不认识。 现在看到他站在这里,她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所以也只静静的看着他,等他着他说话。 同时也打量着他,在灯光下,一头暗红色的碎发,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 乌黑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微翘的嘴型,无一不在张扬着高 贵与邪气。 的确是个帅气的男生,可是现在,她散恒可没心情欣赏帅哥。试试在百度搜索“比奇中文 网”,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13 节:就准备这样走了? 等了 5 分钟,却还没等到他说话,散恒皱眉了,没话说?既然没话说,那就先走了,心里 想到了什么,她便也怎么做了。 可是就在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便听到:“就准备这样走了?” 散恒停下脚步,心里早已做好准备,于是便很随意的转身,对着宁旭言道:“不然还能怎 样?对于辞呈我很随意。” 只要是散恒的错,那么,她一定会很认真的道歉,可是,是那个男人先惹的她,所以,她 没必要对人低声下气,她老板也不除外。 宁旭言听了,扯开嘴角,这丫头,还真不一般啊。给他酒吧惹了事,还这么一副淡定的样 子,要是换了别人,他早就让她消失在这个城了。 “很倔的忄生格嘛,我喜欢。不过,今天晚上砸了我场子,总要给我点赔偿吧?不然我这, 损失可大了。” 散恒想到,之前打架的时候,好像是把好多的东西打翻,打破了,可是怎么赔?她可没多 少钱。皱眉,怎么办?可是她却忽视了宁旭言前面的一句话:“我喜欢。” 看到散恒皱眉的样子,宁旭言又说:“不需要你赔钱,答应我一个要求就好。” 不用赔钱,一个要求?“什么要求?”散恒问道。 “过几天去风莞报道,当我一个月的小跟班。就当抵清今晚的事了,以后你也可以继续在 这里上班,而且我可以保证,以后没人敢惹你。” 散恒听了,眉头皱的深了,风莞…… “不需要,我可以辞职。”风莞学院,那个向阳也叫她去的学院。而且,不就是摔了些东西 而已,有必要去做跟班一个月吗?大不了她赔不就是了、。 “哦?那么今晚你知道我怎么解决那些事了吗?酒吧乱了一阵不说,还闹这么大的动静,你 说我要损失多少?”叫散恒去风莞,只是想看看这个一度让他着迷的女孩到底是怎么样的。 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的无所谓又安静,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忄生格呢?所以他宁旭言很好奇。 散恒松开眉头,说道:“风莞,我不去,我可以慢慢赔偿。无论多久,我都会还清。”说完, 便直接走了。 她不喜欢别人强求,向来是一个人,除了一个在乎的爸爸,别的事都是随心所欲的,习惯 了。 看到散恒这么倔的话语,又这么决绝的离开,宁旭言一把抓住了要离开散恒,下意识的皱 了下眉,这丫头,这么不听话。 而散恒感觉到手臂上的手,立马甩开,她讨厌,讨厌别人的碰触,可偏偏又甩不开,立刻 拉下脸来,一脸愤愤的看着宁旭言,说道:“给我放开。” 宁旭言:“小妞,别这么冷,我刚不是跟你商量么,如果不答应,那么今晚就跟我走。” 既然这小妞不肯去风莞,那么继续谈别的条件了,赔偿问题,只是借口而已,想接近散恒 才是真的,迷了两年多的人了,总要了解下不是,不然不就遗憾了?试试在百度搜索“比 奇中文网”,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14 节:这世上,不只你一个倔 听到宁旭言的话,散恒类似刚才打架时的杀气又冒了上来,这些人,把她当什么? 看到她,宁旭言直接抬起手,往散恒的脸上一弹。 散恒立刻就感到一阵麻痛,脸立马就皱了起来。 看到散恒皱眉的样子,宁旭言便笑了,说道:“你看吧,你想多了,我只是带你去看伤而 已。” “不需要。”冷冷的拒绝声,依旧和以前一样。她散恒,不需要任何的关心,而她除了在乎 的人,也不会去关心任何人。抽回手,继续向门口走去。 “这两个条件,你选一个,不然以后,我就跟着你。”宁旭言看到散恒这个样子,只是类似 无赖一样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散恒苦笑,难道走了个向家大少,还要来个宁家大少吗?她散恒遇到的都是什么人。 看着散恒继续朝门口走去,宁旭言皱眉了,这小妞还真倔。可是却也抬起脚步,跟向散恒, 他宁旭言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走到大街上,已经是半夜 12 点多了,街上已没有多少人,散恒一个人沿着街道,慢慢的 步行回家。 刚才打架时还没发现,现在整个人放松下来,就觉得一身都痛,摸摸自己的脸,一向都很 能忍的她,居然今天在酒吧打架了,呵,怎么会这样呢。 若是向阳在,向阳…… 这么多年向阳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现在突然不在身边了,真不习惯。 一个人继续慢慢的走回租房,可是走到楼下的时候,散恒却突然发现,那个宁旭言居然跟 在她身后,一脸的散漫。 散恒皱眉,看了一眼宁旭言,便上了楼,走到楼梯转角口,看着向阳租房的门紧闭着,以 前,他一定死粘着她,然后说很多很多的话,直到她把他撵出门。 为什么现在想起来都会好开心呢?而以前却只是淡淡的厌烦呢?继续苦笑,走到自己的租 房门口,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正要关门,却发现宁旭言抵住了门。 散恒静静的看着宁旭言,她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她都已经说过了,她会赔偿,他又何必这 么做? “你说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可我说过的也一定要做到。”这世上,不只你一个倔。 散恒松开门,开灯,便直接走到客厅,将包直接扔到沙发上,既然那个人都这么说了,她 散恒也做不了什么。 所以她此刻也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从茶几下面拿起跌打酒,熟练的给自己手上的淤青 上跌到酒。 宁旭言皱着眉看着给自己上跌打酒的散恒,心里居然泛起了一丝心疼、、。他只知道,她 叫散恒,他酒吧吧台的一个工作人员,一个很冷漠的女孩而已。 而现在看到她一个人在租房熟练的给自己上药,所以,他心疼了 第一卷 第 15 节:走过来,坐下 走上前,拿过散恒手上的跌打酒,直接就抹上散恒的肩膀。 而散恒一见到宁旭言居然碰她肩膀,便立即站了起来,一脸愤恨的看着宁旭言,她讨厌, 讨厌陌生人的碰触。 “走过来,坐下。”很命令的声音,宁旭言也突然就冒火了,他没想到,这么点时间,散恒 手臂上居然有这么多的淤青,早知道,他就好好的教训下那个男人了,而不是这么轰出去 揍了顿就了事了。 “不需要,我自己能上。”散恒一成不变的拒绝,同时也冷冷的看着宁旭言。“我说过我会还, 就一定会做到。你不需要跟着我,我也讨厌别人跟着我。” 宁旭言看着这么倔的散恒,又看到她手上和脸上的伤,火便直接串了上来,直接拉过散恒, 把她按在了沙发上,警告道:“不要这么不听话,我的忍耐是很有限的,不然别怪我做出 什么事来。” 散恒被按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宁旭言,突然就安静了,不再说话了,只是闭上了眼睛。 看到散恒没挣扎,宁旭言松了口气,还好、。从沙发上站起,继续给散恒上跌打酒。 这时,闭上眼睛的散恒开口了:“现在我可以听你的话,但是以后不要跟着我,N.S 里的东 西我会赔偿。” 听了散恒的话,宁旭言笑了,这小妞是答应了他第二个条件了吗?可是散小妞,怎么办呢, 现在看到你这个情况,我却更想的了解你了,想甩掉我,不可能了、。 不跟我去风莞,那么我跟着你去你去的学校。 而此时散恒的脑子里去想的全部是向阳,她真的很矛盾,向阳在的时候,却一直赶他,而 他真的走了,如自己所愿了,却又这么的舍不得,这么的想他。 只是这么想着想着,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了,然后眼泪就掉下来了,再然后就这么迷迷 糊糊的睡着了,甚至忘了一个陌生人还在家。 宁旭言看着散恒的淤青,眉头皱的一个深,正想问散恒痛不痛时,意外的看到散恒眼泪就 掉出来了,还以为是自己弄疼她了,心一急,便直接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 了。” 可是当他说完这句,却发现散恒并没有反应,只是掉眼泪。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就放下跌打酒,坐在散恒的旁边静静的看着她,此时苍白的脸上 布了几个淤青,把原来那份随意和安静的状态都变成了一种浓浓的悲伤。 看着散恒,宁旭言心里越不是滋味,他早该去了解她的,他后悔了,就在当初迷恋她的那 份感觉的时候便直接去接触她的生活的,这迟到的两年,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弥补—— BiQi.Me 比奇中文网,喜欢就收藏我们吧! 第一卷 第 16 节:真是让人讨厌 第二天清晨,散恒一身的酸痛,睁开眼来,迷糊的望着天花板,昨晚…… 头一转,便直接看到了她身边睡过去的宁旭言,眉头一皱,直接伸脚一踢,讨厌的人。 宁旭言昨晚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散恒,后天来想着想着便也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坐着睡本就 不舒服,现在散恒一踢,宁旭言皱着眉直接睁开了眼睛,很愤愤的看了一眼散恒,然后又 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散恒哭的样子,便很快又愤愤转化成了无奈。 “散小妞,你真狠,昨天好好照顾你一晚上,你现在还踢我。”说完还有模有样的揉揉小腿。 “你怎么睡在这里?”昨天晚上自己就那么模糊的睡过去了,居忘了家里还有这么个人。 还好,没发生什么事,要是……现在这一脚还算是轻的、。 “散小妞,昨晚不是给你上药,后来累了,估计那么晚也没车了,所以就留下来喽。” 宁旭言一脸的理所当然,没说昨晚他看到她一脸的泪水,那样子估计跟她说,她一定非赶 人了不可了。 散恒不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宁旭言,说道:“好了,你的要求现在已经达到了,以后别跟 在我身边了。” 不等宁旭言答话,散恒便直接进了房间,浑身酸痛,昨天的衣服也没换,整个人都很不舒 服。 只是还没开房间门,就听到宁旭言悠悠的说道:“可是昨晚都是我照顾你,所以你欠我更 多了。” 散恒皱眉:“我并没让你照顾,而且昨晚我都说了。” “说什么?我可只记得,你昨晚说的是听我的话,可我说的是跟我走。散小妞,这两者, 差别可大了哦。” 宁旭言依旧悠悠的说着,昨晚散恒的样子,真的让人心疼了。而他也决定,以后好好的了 解这个以前一度让他迷恋,现在又让他心疼的小妞了。 散恒郁闷,不过:“呵,没想到你宁大少这么无赖,真是让人讨厌。” 一丝嘲笑在散恒脸上出现,不过宁旭言不介意,耸耸肩膀,他记得,他说过的,就一定做 到。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与我无关,只是不要打扰到我的生活。”别人喜欢怎么做,她散恒 都阻止不了,但只要不打扰她,一切都随便。 宁旭言笑而不语,只是就这么看着她。只要散恒不拒绝,那么一切都好说。 散恒看着宁旭言一个人在那边看着她笑,就感觉有什么阴谋一样。冷下脸,“宁大少爷若 是没事了,请回去吧。” “恩,我也该回去准备一下了,散小妞,先拜拜喽,相信我们马上就会再见面的。”说完, 朝散恒邪魅一笑,手插了裤子就走了,散恒小妞,相信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很精彩的。试试 在百度搜索“比奇中文网”,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17 节:散,我很心疼 看着宁旭言出门后,散恒送了口气,真累。她本来话就不多,而且很少与人交流,现在面 对这么一个强大的,她是真的累,不但身体累,心也累。 只是还没打开房间门,外面的门又响了起来。散恒一怔,难道他又回来了?只是还没想完, 就听到:“散,开门,我是向阳。” 向阳?散恒心里一酸,她现在这个样子,向阳看到又会怎样呢? 由记得,在一次外面惹事的时候,她不小心被对方偷袭了下,受了点伤,向阳就一阵愤怒, 直接把对方打成了猪头,那一次是散恒从没见过的向阳,那么严肃,那么愤怒。 只是这次若是看到,散恒苦涩了一下,她不知道,她现在究竟在想什么?究竟在别扭什么? 脑子纯粹一团乱。 还来不急理清,门外的向阳叫的更大声了。 在家待了一天多的时间,他终究是放不下散恒,所以一早便来了,本想还早着,想在自己 的房间等散恒起来,可是他却在楼梯口却看到一个男生从散恒的房子里出来。 他压抑了,愤愤了,看到那个男生走远,他就直接上来敲门了。 听着向阳在门外大喊,散恒最终还是去开了门,只是看到向阳哀怨了个脸,看着她却不说 话。 只是还没有 5 秒钟,向阳本来哀怨的脸变成了一脸焦急:“散,你怎么了?怎么回事?” 向阳的样子,散恒心里泛酸,她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只是默默的低下头,不说话。 看着散恒反常的行为,向阳更急了,直接拉了散恒进了房间。 坐在沙发上,散恒还是原先的样子,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看起来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一样。 向阳愤怒,但看着散恒,只是心疼压过了愤怒。很熟练的从茶几下拿出跌打酒,要给散恒 擦药,只是散恒微微一缩。 “散,我很心疼。”向阳苦涩,只是不知道说什么话,便冒出了这么一句。 散恒动容了,只是慢慢的看向向阳,她究竟有什么,值得一个不曾有任何关联的人这样照 顾她,关心她。 “昨天已经上过药了。” “好。”向阳放下跌打酒,“怎么回事?” 看着向阳一脸正经的问道,散恒轻轻的笑了,看着向阳:“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我们曾 经只是陌生人而已。” “不是陌生人,六年,我的生活全部都是你,对你好,那理所当然的。散,很喜欢你,真 的,很喜欢你,也想你开心。” 对自己想爱的人,对自己想守护的人,永远没有理由。 向阳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吓到散恒,可是看到散恒这个样子,老是拒绝他千里之外。可刚 才,却有一个陌生的男生从她的房里走出去,而他知道她身边从未有过除他之外的人,更 何况男生,所以他愤愤,他压抑,他着急,同时,也伤心。全本免费手打小说尽在 BIQI.ME“比奇”中文网 第一卷 第 18 节:向阳,你很好。 显然,散恒没料到向阳这么说,原本轻笑的脸直接僵在了脸上,这,算是表白吗? 而一边的向阳虽然看到了,但是,却还说着:“我刚才看到从你房间走出去一个男生。”他 没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他不确定,那个男生是不是在她房间里待了一夜。 他害怕,他在她身边六年多,也不曾在她的房间里呆过一夜,如果要是真的问了,如果答 案如他所料,那么,他会压抑死的。 但是,他着急了,所以却说了他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她。不管有没有吓到她,他一定要 说,也必须说,他怕来不及。 散恒缓了一会儿,她其实早该想到的,虽然一直都没有明说,但是谁会一个人跟在一个陌 生人身边那么多年? 怔怔的理清了所有,散恒依旧轻笑对着向阳,但其实,此时她的心里更加杂乱无章了。 喜欢?很陌生的一个词,可是跟向阳接触有六年多,她不介意敞开心扉,她也觉得,该改 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了,那么好的青春,如果再这样一成不变的下去,那不是很浪费?所以, 她依旧笑着面对向阳。 可向阳,却见到散恒就一直这么轻笑的看着,他别扭了,还以为真的把散恒吓到了。 “散,你没事吧?你,你别介意我刚才说的话,我,我只是、只是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而 已,你、你不需要回答。但也别这样,我很担心。” 向阳其实真的很苦涩,他只是单纯的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然后又带着点点的期盼,他希 望散回答,却又不希望散回答,因为他怕她的答案真的会让他痛心。 “我没事,向阳,你很好。”看着向阳焦虑的表情,散恒真的笑了,笑的很开心。看来以前, 她伤害向阳伤的太深了,以至于现在向阳这么小心翼翼的。 听到散恒的话,向阳怔的更厉害了,散的话,她的意思是……接受吗? “向阳,我说了你很好,现在我允许你走进我的世界,可是我现在不谈感情。”虽然说了, 但是一定要说清楚,只因那个词真的离她太远太远,她也从未想过。 “散,真的吗?现在开始,你的世界,允许我来参与?”不可置信的感觉,真的非常不可置信, 所以此刻,向阳小心又小心的问道。 “是,我也想改变一下生活,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她一样,不是吗?” 那个她,伤的她够深了,她也没必要就一直留在回忆里,她现在起,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充满活力的新生活。 “是,散的生活中有我,我一定会让散的生活变的精彩,散可要相信我呢。”虽然未说明她 是否喜欢他,但是这样足够了。试试在百度搜索“比奇中文网”,就能找到我们! 第一卷 第 19 节:上班时间不能调情 未来几天,散恒如同往一样,依旧在酒吧上班,虽然上次在酒吧里闹事,可是她说过, 她会还清所损坏的东西。所说过的事,她向来做到。 而宁旭言自上次散恒家走后,就没在出现了,散恒也无所谓,不见着更好,省的费口舌。 今天晚上,酒吧依旧如同以前一样,红灯绿酒,酒吧吧台旁的高脚椅上,向阳一脸郁闷的 看着散恒,这个地方真是噔嗌,上次散还在这里受了伤,他真是讨厌这里,可偏偏,散 却喜欢在这里上班。 以前他就说过,想找工作,可以到他家公司里去,他可以学习管理,而她又可以乐得轻松 点,可散恒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他知道散不会接受他的钱,所以当时就提了这么个意见,可是散还是拒绝了,伤心啊。 散恒看着向阳一脸郁闷的看着她,她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了。 这几天,抛开以前所想的一切,就一直和向阳在一起,原来以前真的是她自己想太多了。 而现在,她很开心,也慢慢的在改变,就如此时:“向阳,你要是不喜欢这里,你就先走 吧,等会下班,我一个人能够回来的。” 立刻的,向阳拿起酒杯,对着散恒道:“散,又要赶我,我不走,上次你在这里受了伤, 我现在可是要好好保护你呢。再说,这里是讨厌,可是你在这里,我也会喜欢的。”、 散恒也随便他,只是依旧做着该做的事,擦吧台,拿酒,到酒,只是偶尔会抬起头,跟着 向阳聊几句—— 酒吧的某处,宁旭言在这里连续的坐了好几个晚上了,自从那天从散恒家里出来后,第二 天徐凯就把散恒所有的资料就放在酒吧里的办公桌上了。 所以他就一直坐在这里观察她,可似乎与资料上有些不符。 冷面?上次见的时候,的确有点,可能是因为陌生人的关系,可是现在看来,并不见得。 几个晚上,都跟那个向家的大少爷在一起,虽然资料上都说明了,可是看着总是觉得不像, 到是看起来有点像恋人。 恋人?宁旭言心里一阵不爽,他喜欢的女孩,怎么允许去喜欢别的男人,看着笑脸盈盈的 散恒,宁旭言眯起了眼,小妞,你逃不掉的。 站起身,拉直衣服,便朝着散恒走过去了。既然喜欢了,那么就该有点行动,不是吗? 来到吧台,看着散恒对着向阳时不时的说着什么,又一脸笑意,宁旭言心里真是大大的不 爽啊。敲了敲吧台,对着散恒道:“上班时间不能调情。” 闻言,向阳乐了,散恒怔了,收起脸上的笑容,郁闷的转过脸,看着宁旭言。 就聊几句天,就被说是调情,她散恒是那种人吗? 第一卷 第 20 节:向大少对我有意见么? “哦?这个样子,那不是调情就是聊天喽?上班时间不能闲聊,你不知道吗?”宁旭言继续 扯,他就是不爽了,能对着别人笑,就算是老板这个身份,也足够让她对着他笑吧。 看着宁旭言这样对着散恒刁难,向阳也不爽了,而且这个人走近,他才发现,上次从散家 出来的那个男生就是这个人,散也跟他解释过,说那个人只是她老板,她受了伤,送她回 来的,并且照顾了她一个晚上。 当时向阳就吃醋了,他就只是错过了一个晚上而已,就被一个陌生的男生闯进了散的家里, 还待了一整个晚上,他闷,但又不好说什么,谁叫他自个伤心回家了。 现在又看到这个男生这么对散恒,向阳站起身,便直接开口了:“你就是上次在散家待了 一个晚上?” 宁旭言转过头,看到向阳,笑而不语。 就是这个向家大少爷,跟在散小妞 6 年多,所以说,最大的对手就是他啊,看起来,很阳 光帅气的样子,确实符合向阳的名字。不过,那又怎样?他宁旭言自信绝不会比他差的。 看着宁旭言脸上怪怪的表情,向阳郁闷了,便也转过头,不问了,散恒的脸已经不怎么 好了,他还是不要在惹散生气了。 可是,偏偏等他不想问了,宁旭言接口了:“恩,自我介绍下,宁旭言,N.S 酒吧幕后老 板。” “哦?!酒吧老板啊!确实不错。”向阳闷,就算是散的老板,那又怎么样,上次散还在这 里受伤来着,这次还这么针锋相对的。 听着向阳话里有话,宁旭言皱眉了,这向阳对他似乎有很大的意见啊。“怎么,向大少对 我有意见么?” “没意见,就是这酒吧治安不怎么好,需要改善,我家散上次在这受伤了,我只不是保护 她而已,所以,宁老板不需要这么对散恒吧。” 看着散恒不开心,他心里也不爽啊,早就说过,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一个女生就不 该来这种地方的,更何况上班。 “哦?!原来是为那件事,向大少才这么对我有意见,不过上次的事,我承认,我没管理 好酒吧,不过后来有跟底下的员工保证过,以后不会再出那种事,特别是———散恒。 所以,向大少不必担心,若是以后酒吧每个员工身边都出现这么一个需要保护的人,那酒 吧还怎么办的下去,不是吗?” 待在旁边的散恒听了他们的对话,终究还是忍不住...
View Full Document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