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sun-internet-global - 網路與全球化 孫治本

Info iconThis preview shows page 1. Sign up to view the full content.

View Full Document Right Arrow Icon
This is the end of the preview. Sign up to access the rest of the document.

Unformatted text preview: 網路與全球化 孫治本 全球化即是我們一再強調的當代社會最重要的趨勢之一- 「疆界 毀壞」現象的一個面向。我們先看看一些學者對全球化的形容: 德國社會學家貝克(Ulrich Beck)認為全球化是「距離的消失; 被捲入經常是非人所願、未被理解的生活形式」 ;英國社會學家吉登 斯(Anthony Giddens)認為全球化指涉的是空間與時間(概念)的轉 變,是一種「對遠方的效應」 ,而全球通訊與大眾交通系統強化了這 種「對遠方的效應」 。關於全球化所帶來的時間和空間的轉變, E. Alvater 及 B. Mahnkopf 如此形容:『時間緊密的地球』 「 形成了。如今, 不同世界領域和不同意義的事件不再被定位於一個,而是數個不同的 時間軸。...從經濟上而言,地球不再是有著許多遠方國家的廣大 世界,而是緊密、狹小,包含著許多藉著通信技術連接在一起的(貨 幣)市場。這是因為只需花些微成本就能克服空間距離以及原本所需 的時間支出,這些成本很少算一回事。」 不論是「距離的消失」或「對遠方的效應」 ,都意味著「疆界毀 壞」 ;全球化現象即一種「疆界毀壞現象」 :民族國家、文化等界線, 越來越無法限制人員、資訊、資金的全球流動。 「疆界毀壞」指涉的 不只是無疆界、不受經濟以外力量束縛的全球市場的形成, 「疆界毀 壞」實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多個層面產生了錯綜複雜的效應。 不過,所謂的疆界毀壞,是指全球任何一個地方都很難「阻擋」 外來力量的侵入,但這並不表示每一個地方都能「吸引」外來力量的 進入。就以資金的全球流動而言,除非(像北韓一樣)將自己封閉起 來並忍受貧窮與落後,否則國家很難阻止資金的跨國界流動;但國家 必須有足夠的吸引力,才能吸引外資的進入。換言之,在全球化的時 代,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全球化程度。人與人間的不平等,也越來越 牽涉於全球化程度的差異:富有的、有競爭力的人,往往也是全球化 程度較高的人。 就一個國家或地方而言,所謂的全球化程度,又可區分為下列三 個層次: 第一層次:高全球化程度意謂國家或地方的範圍內充滿著外來的 資金、商品、人口、資訊或文化等; 第二層次:高全球化程度是指國家或地方不僅能被動地接受上述 各種外來事物,還能主動向外做全球探索; 第三層次:高全球化程度意謂國家或地方不僅能主動向外探索, 還能影響其它的區域、國家與地方。 以上三個層次,是質的區分,其標準是國家或地方在全球化過程 中主動性的強弱(達到第三層次全球化程度的國家或地方,其主動性 比第二層次強;第二層次又比第一層次強) ;在每一層次中,又有量 或質的程度區別。 三種跨國社會空間 在疆界毀壞的全球化時代,社會的範圍亦不再等同於國家的範 圍,今天不但有日本社會、德國社會,還有各種各樣的「跨國社會」 。 人口的全球流動,是跨國社會空間形成的力量之一,Arjun Appadurai 使用全球「族群空間」 (或譯「族群風貌」 (英文原文為 Ethnoscape) 一詞來表示此種現象。在此,族群空間指涉的是某類流動人口組成的 空間,這些流動人口包括觀光客、移民、難民、流亡者、外籍勞工等。 這些在全球範圍移動的族群,對各國內政和外交的影響越來越大,然 而此種移動性的族群,其範圍不易界定,其認同更是充滿了複雜性。 全球族群空間的跨國流動性,起著一種「解空間化」作用,使民族與 (固定空間)疆域的聯結中斷。 「想像力」對人日常生活的影響越來越大,也促使了「解空間 化」 。我們不再只是根據自身的經歷和周遭的事物去理解世界、規劃 未來,而是我們的腦海中充滿著各種「可能的」生活形式和風格。這 種對於可能的生活的想像,常是經由大眾傳播媒體而來。大眾傳播媒 體 將 遠 方 、 它 處 的 風 貌 拉 近 , 成 為 我 們 想 像 的 一 部 份 。 Joshua Meyrowitz 由「參考團體」理論的「概括化他人」的概念(由 Charles Horton Cooley 及 George Herbert Mead 所提出) ,引申出 「概括化它處」 的概念。概括化它處意指:在全球化時代,人可以經常(想像)站在 它處、遠方,來知覺、評估自身所在之地。 我把跨國社會空間分為以下三類: 第一種跨國社會空間是「功能性的跨國社會空間」 ,例如跨國集 團所掌控的跨國商業社會。 第二種跨國社會空間是「生活風格的跨國社會空間」 ,亦即俱有 相同風格、嗜好的人,在全球範圍彼此聯繫而形成的跨國社會空間, 特別是網路的普及,加速了此類社會空間的發展。像網路這樣的溝通 科技,使「同時生活在這裡和那裡」成為可能,空間因此失去了認同 指標性,藉由溝通科技得以隨時與全球各地聯繫、共同工作的人,已 無所謂生活在哪個空間,而只能說目前處於時間上的哪一點。1999 年夏天,3com 在美國市場推出了不需要電話線,甚至不需要行動電 話,便可直接上網的迷你電腦 Palm VII,使人隨時、隨地得以透過網 路直接與全球相連。為此,德國《明鏡週刊》 Der Spiegel)做了一 ( 個實驗,派遣兩位記者帶著 Palm VII 至紐約,於 24 個鐘頭的時間內, 隨時上網與明鏡週刊聯繫,網友則可在網上讀到他們傳來的訊息,並 參與討論此一隨時、隨地上網的可能性。 第三種跨國社會空間則是「跨國民族社會空間」 。人口的全球性 流動,移民、難民數量的成長,使一個民族的生存範圍越來越難與某 個國家的疆域重疊。然而遷出母國的人,往往保有原有的民族認同, 並與母國、現居國甚至其他國家同民族的人維持政治、經濟、文化上 的聯繫,形成了同一民族的跨國生活圈。 我們舉一個有趣的跨國生活空間的例子: NY-LON 紐約和倫敦各自是重要的「全球都市」 。在一般人的概念中,紐 約是紐約,倫敦是倫敦,兩者之間且隔著浩瀚的大西洋。然而 Newsweek(Nov. 13. 2000)卻提出了 NY-LON 概念,並且說 NY-LON 是一個「被海洋不便地分開的單一城市」 。大家可能已經猜到, NY-LON 是 New York+London;全球化使大西洋不再能分隔紐約 和倫敦。甚麼使兩個全球都市聯合起來呢?是跨越大西洋的經濟、政 治和文化生活,而交通和通訊科技(包括網路)的進步,自然是使此 種跨大西洋運作成為可能的前提之一。 網路在多樣化的全球化風貌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以一個較 特別的情況來說明: 全球化時代的鄉愁 我在台灣生長,又在德國住了九年,對我而言,鄉愁有兩種: 一是對空間的鄉愁:我對德國一些城市(科隆、波昂、海德堡、 慕尼黑)的空間充滿了記憶,我的空間鄉愁,主要是針對這些德國城 市; 二是對人的鄉愁:對親朋好友的想念,是對人的鄉愁,這些人分 散在幾個國家。 可能會有人以為,我的空間鄉愁主要是針對一些德國城市,原因 自然是德國城市的環境、風貌都好。其實不只是如此。大家都聽過 「景 物依舊、人事全非」這句話吧?然而即使離開台灣多年,回到台灣也 很難有這種感慨,因為台灣的空間面貌不斷在變。拿房子來講,蓋好 後就不斷變化:加了鐵窗、鐵卷門、鐵皮加蓋屋,還有鋁質的水塔、 冷氣機等,然後油漆逐漸剝落,裡外都越來越黯淡,房子越來越破, 有錢就拆了起新樓。台灣城鄉的空間面貌不斷在變,我們就很難積累 空間回憶」 ,自然也就缺乏對空間的鄉愁了。德國則不然,老房子 不斷維修,面貌則大致不改,景物始終如此,回憶自亦洶湧澎湃,唯 人事變化不已,使得我一個台灣人再遊德國,竟會有「近鄉情怯」之 感。 這種對遠方德國的空間鄉愁,自然使我常想再度回到德國的氛圍 裡。我剛回台灣時,經常上網看德國的氣象報告,看的時候就覺得好 像回到了德國。為甚麼呢?因為德國的冬天較台灣冷許多,且不論哪 個季節,每日的溫差都可能很大,所以看氣象報告就是一件很重要的 事,尤其冬天寒流來襲時,特別希望能從氣象報告中得到氣溫回升的 喜訊。在台灣上網看德國的氣象報告,就回到了那種氣氛中。還有, 我留德期間住在科隆,科隆市政府的網站設有主要路口的即時攝影畫 面,在台灣看著這些即時動畫,由空間回憶帶動起來的舊時氣氛,自 然就湧上心頭。 網路與全球化的關係深之又深。每次回德國前,總會花時間在德 國鐵路局的網站上,安排火車行程。在經濟層面上,網路對經濟全球 化的貢獻十分鉅大,但這也使得「競爭無疆界」 。最近聽人講,台灣 有一家網路企業,有兩千名工作人員-都在大陸。台灣海峽已不能保 障各位的工作位置啦! ...
View Full Document

Ask a homework question - tutors are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