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mptMessage ]}

Bookmark it

{[ promptMessage ]}

论美国的民主

论美国的民主

Info iconThis preview shows page 1. Sign up to view the full content.

View Full Document Right Arrow Icon
This is the end of the preview. Sign up to access the rest of the document.

Unformatted text preview: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论美国的民主 Pa ge 1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托 克维尔 Pa ge 2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目录 上卷 译者序言 第十二版序 绪论 第一部分 第一章 北美的外貌 第二章 英裔美国人的来源及其对他们未来的重大影响 第三章 英裔美国人的社会情况 第四章 美国的人民主权原则 第五章 在叙述联邦政府之前必须先研究各州的过去 第六章 美国的司法权及其对政治社会的影响 第七章 美国的政治审判 第八章 联邦宪法 第二部分 第一章 为什么可以严格地说美国是由人民统治的 第二章 合众国的政党 第三章 美国的出版自由 第四章 美国的政治社团 第五章 美国的民主政府 第六章 美国社会从民主政府获得的真正好处 第七章 多数在美国的无限权威及其后果 第八章 美国怎样削弱多数的暴政 第九章 有助于美国维护民主共和制度的主要原因 第十章 概述美国境内的三个种族的现况及其可能出现的未来 结论 原著者注 下卷 序言 第一部分 民主在美国对智力活动的影响 第一章 关于美国人的哲学方法 第二章 关于民主国家的信仰的主要源泉 第三章 为什么美国人比其祖先英国人更倾向和更喜好一般观念 Pa ge 3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第四章 为什么美国人从来没有象法国人那样热烈追求政治方面的一般观念 第五章 在美国宗教是怎样得以利用民主的本能的 第六章 关于天主教在美国的发展 第七章 民主国家人民的思想倾向于泛神论的原因 第八章 平等是怎样唤起美国人产生人可无限完善的观念的 第九章 美国人的例子为什么不能证明民主国家不会爱好和不会致力于科学、文学与艺术 第十章 为什么美国人在科学方面偏重实践而不关心理论 第十一章 美国人以什么精神对待艺术 第十二章 为什么美国人既建造一些那么平凡的建筑物又建造一些那么宏伟的建筑物 第十三章 民主时代文学的特征 第十四章 关于文学的商业性 第十五章 为什么在民主社会里研究希腊和拉丁文学特别有用 第十六章 美国的民主怎样改变了英语 第十七章 论民主国家的诗的某些源泉 第十八章 为什么美国的作家和演说家总爱夸张 第十九章 略论民主国家的戏剧 第二十章 论民主时代历史学家的某些特有倾向 第二十一章 关于美国的议会辩才 第二部分 民主对美国人情感的影响 第一章 为什么民主国家爱平等比爱自由更热烈和更持久 第二章 关于民主国家中的个人主义 第三章 个人主义为什么在民主革命完成后比在其他时期强烈 第四章 美国人是怎样以自由制度对抗个人主义的 第五章 关于美国人在市民生活中对结社的运用 第六章 关于结社与报刊的关系 第七章 一般结社与政治结社的关系 第八章 美国人是怎样以“ 正确理解的利益” 的原则同个人主义进行斗争的 第九章 美国人怎样在宗教上应用“ 正确理解的利益” 的原则 第十章 关于美国人对物质福利的爱好 第十一章 物质生活享乐在民主时代产生的特殊效果 第十二章 为什么有些美国人那样醉心于唯灵主义 Pa ge 4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第十三章 为什么美国人身在幸福之中还心神不安 第十四章 美国人是怎样把对物质生活享乐的爱好与对自由的热爱和对公共事务的关心结合起来的 第十五章 宗教信仰是怎样时时使美国人的心灵转向非物质享乐的 第十六章 过分热爱福利为什么能损害福利 第十七章 为什么在平等和怀疑盛行时期应当把人的行动目标放长远一些 第十八章 为什么美国人认为一切正当的职业都是高尚的 第十九章 什么东西在使几乎所有的美国人喜欢从事实业 第二十章 实业为什么可能产生贵族制度 第三部分 民主对我所说的民情的影响 第一章 民情怎样随着身分平等而日趋温和了 第二章 民主怎样使美国人之间的日常关系简易化了 第三章 美国人为什么在本国不太爱激动而在我们欧洲又表现得过于激动 第四章 前三章的总结 第五章 民主怎样改变着主仆关系 第六章 民主的制度和民情为什么倾向于提高租金和缩短租期 第七章 民主对工资的影响 第八章 民主对家庭的影响 第九章 美国年轻女性的教育 第十章 年轻女性怎样习得为妻之道 第十一章 身分平等在美国怎样有助于维护良好的民情 第十二章 美国人怎样理解男女平等 第十三章 平等怎样自然而然地将美国人分成许多私人小团体 第十四章 对美国人的仪表的若干考察 第十五章 论美国人的严谨精神和这种精神为什么未能防止美国人往往做出考虑欠周的事情 第十六章 美国人的民族自负心为什么比英国人的轻浮和喜欢沽名钓誉 第十七章 美国的社会面貌为什么既千变万化又单调一致 第十八章 关于美国和民主社会中的荣誉 第十九章 为什么美国人多怀奋进之心而少有大志 第二十章 关于某些民主国家里的求官谋禄问题 第二十一章 为什么大规模的革命越来越少 第二十二章 为什么民主国家的人民自然希望和平而民主国家的军队自然希望战争 Pa ge 5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第二十三章 民主国家的军队里哪些人是最好战和最革命的阶级 第二十四章 关于民主国家军队为什么在战争初期比其他国家军队软弱而在战争持续下去时则比其他国 家军队强劲 第二十五章 关于民主国家军队的纪律 第二十六章 略述民主社会里的战争 第四部分 关于民主的思想和感情对政治社会的影响 第一章 平等自然使人爱好自由制度 第二章 民主国家关于政府的观点自然有利于中央集权 第三章 民主国家人民的感情和思想一致引导他们走向中央集权 第四章 导致民主国家走上中央集权或避免中央集权的若干特殊的和偶然的原因 第五章 当今的欧洲国家尽管统治者的地位不如以前稳定但最高权力却日益加强 第六章 民主国家害怕哪种专制 第七章 以上各章的延续 第八章 主题的总括 原著者注 附录 附录一 日在人文和政治科学院所作关于谢尔比利埃《论瑞士的民主》的报告 附录二 在讨论答复王室讲话的方案期间1848年1月27日于众议院的发言 拉斯基为《托克维尔全集》中之《论美国的民主》所作的导言 参考文献 ※ 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 董果良译  思想者自由CTJ121?2005-2008上一页 下一页 1848年1月15 Pa ge 6 ABC Amber ePub Converter Trial version, http://www.processtext.com/abcepub.html 译 者序言 法国政治思想家夏尔· 阿列克西· · 德 托克维尔(Charles Alexis de Tocqueville), 1805年7月29日生于今伊夫林省塞纳河畔维尔内伊,1859年4月16 日病逝于戛纳。家庭是诺曼底贵族。1823年由默兹的高级中学毕业后去巴黎学习法律, 1827年出任凡尔赛初审法院法官。1830 年七月革命后,因在效忠奥尔良王朝的问题上与拥护已被推翻的波旁复辟王朝的家庭有意 见分歧,以及为避免七月革命的余波的冲击,而与好友古斯达夫· · 德 博蒙商定,借法国酝酿改革监狱制度之机,向司法部请假,要求去美国考察颇受到欧洲各 国重视的新监狱制度。经过一番周折和亲友的斡旋,请求获准。其实,这只是表的目的 ,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到这个国家去考察民主制度的实际运用。他们在1831年4月2 日乘船离开法国,5月9日到达美国;在美国考察9个月零几天,于1832年2月22 日离美回国。不久以后,博蒙因拒绝为一件政治丑案辩护而被撤职,托克维尔在气愤之余 ,也挂冠而去。1833 年,他与博蒙写出《关于美国的监狱制度及其在法国的运用》的报告。这个报告后来被译 成英、德、平等几国文字。1835年,托克维尔成名之作《论美国的民主》上卷问世。 1839年,他被选为人文和政治科学院院士,并当选为众议院议员(下一届落选)。1840 年,《论美国的民主》下卷出版。1841年,他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1842— 1848 年为芒什省议员。1848 年二月革命后,托克维尔任制宪议会议员,参加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宪法的制定工作,并被 选为新宪法实施后的国民议会议员。1848年6— 10月,出任第二共和国外交部长。 1851年12月因反对路易· 波拿巴称帝而被逮捕,但因其知名度高,次日即被释放。从此以后退出政界,专门从事著 作。1851年写成的《回忆录》,详述了二月革命的内情。1856 年出版的《旧制度与革命》(或译《旧秩序与革命》),也是一部名著,有多种文字译本 。 《论美国的民主》出版后,立即受到普遍好评,使托克维尔名扬海外。据布雷德利在 《论美国的民主》英译本(Vintage Book,New York,1945 )卷末的统计,在托克维尔生前,《论美国的民主》的法文本出过13版,逝世后出到17 版,尚有两种全集本。另外,在比利时和美国,也有法文本问世。截至1945 年,共有英、德、荷、匈、意、丹、俄、西班牙、瑞典、塞尔维亚等十种文字的译本先后 问世,而且有些国家不止一个译本和不止出版一次,英国和美国就有60 多个英文版本。这还是一个不完全的统计。据我所知,日本在明治14— 15年(1882— 1883年),肥塚龙曾以《自由原论》的书名,由英译本转译上卷出版。至于中文的译本, 1968年有香港今日世界社秦修明等人由上述的1945 年英译本转译出版,但这个译本并非全译,删去了全部注释。 托克维尔认为,建立一个新世界,必须有新的政治理论,而这个政治理论就是关于民 主的基本原理。他没有根据过去和现在的政治体制的历史对比分析去创制这个民主理论, 也没有象当时的一些学者引用古希腊城邦和共和时期罗马的历史去说明当时资产阶级民主 的过程,而认为当代的民主原则主要应当从当代的具体历史条件去总结和解释,不能用某 种一般规律去总结和解释。因此,他极想研究对于民主的发展具有最有利的条件,从而能 够最全面地表现出发展规律的国家的民主。在托克维尔那个时代,这样的国家只能是美国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Page 7 ABC Amber ePub Converter Trial version, http://www.processtext.com/abcepub.html 从经历过这场革命的国家中找出一个使这场革命发展得最完满和最和平的国家,从而辩明 革命自然应当产生的结果;如有可能,再探讨能使革命有益于人类的方法” 。这才是托克维尔去美国考察的真正目的,也是写作《论美国的民主》的由来。 托克维尔希望客观地描述美国的民主,将其所见所闻忠实地报道出来,“ 决没有硬要事实迁就观点,而是让观点以事实为依据” 。他在美国收集了大量资料,向权威人士请教,访问过广大地区。结果,利用他在社会学 中首创的“ 访问法” ,依据其明察秋毫的观察力,只在美国逗留九个月,就写出了至今仍被世人赞誉的名著《 论美国的民主》。 这部著作的上卷和下卷,不是写于同一时期,其间相隔5 年,因而在笔调、结构、叙述上有所不同。上卷的第一部分讲述美国的政治制度,第二部 分对美国的民主进行社会学的分析。下卷分四个部分,以美国为背景发挥其政治哲学和政 治社会学思想。全书的基本思想概括在上卷的《绪论》里。 这部书之所以成为名著,一方面是因为它是世界学术界第一部对美国社会、政治制度 和民情进行社会学研究的著作;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是第一部论述民主制度的专著。托克维 尔在这部著作中阐述了他的政治哲学的基本原理,他对平等与自由的关系的观点。他还在 这部著作里提出了一些极为著名而且后来果真应验的社会学预测。比如,关于资产阶级民 主的前途的预测,关于美国北方和南方将来可能发生战争的预测,关于当时尚属于墨西哥 的得克萨斯将来必被美国吞并的预测;尤其是关于美俄两国将要统治全球的预测,引起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研究托克维尔的热潮。卡连斯基称他为未来学的奠基人,是不无道理的 。 这部书的基本思想,在于承认贵族制度必然衰落和平等与民主的发展势不可挡。他说 :“ 平等的逐渐发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这种发展具有的主要特征是:它是普遍的和持 久的,它每时每刻都能摆脱人力的阻挠,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在帮助它前进。” 他对两种制度进行比较时说:“ 民主的法制一般趋向于照顾大多数人的利益,因为它来自公民之中的多数。公民之中的多 数虽然可能犯错误,但它没有与自己对立的利益。贵族的法制与此相反,它趋向于使少数 人垄断财富和权力。 因此,一般可以认为民主立法的目的比贵族立法的目的更有利于人类。” 而且,“ 民主政府尽管还有许多缺点,但它仍然是最能使社会繁荣的政府” “ 。 即使民主社会将不如贵族社会那样富丽堂皇,但苦难不会太多。在民主社会,享乐将不会 过分,而福利将大为普及 国家将不会那么光辉和荣耀,而且可能不那么强大,但大多数公民将得到更大的幸福。” 但他又认为,贵族制度在治国和立法上优于民主制度。“ 贵族制度有自我控制的能力,不会被一时的冲动所驱使。它有长远的计划,并善于在有利 的时机使其实现。” 即使如此,他也承认美国的民主制度优于英国的贵族制度,因为“ 英国的立法常为富人的福利而牺牲穷人的福利,使大多数权力为少数几个人所专有。结果 ,今天的英国集极富与极其于一身,其穷人的悲惨处境与其国力和荣誉形成鲜明的对照” 。 托克维尔认为,美国民主的发展得利于联邦宪法的制定者,说麦迪逊、威尔逊、富兰 克林、华盛顿、汉密尔顿等人品格高尚,有爱国精神,谓联邦党人对联邦的成立做出了重 大贡献。托克维尔说他们规定了权力分享的原则与“ 控制与反控制” 的制度,“ 清楚地认识到 Page 8 ABC Amber ePub Converter Trial version, http://www.processtext.com/abcepub.html 除了人民的权力以外,还要有一定数量的执行权力的当局。这些当局虽不是完全独立于人 民的,但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享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因而既要被迫服从人民中的多数的一 致决定,又可以抵制这个多数的无理取闹和拒绝其危险的要求” 。因此,托克维尔注意到司法权的独立性,但这个独立性是有限制的,因为法院只能在审 判当中抵制违宪的法律。 本书作者说,美国的宪法虽然很好,但不能夸大它对民主制度所作的贡献。他说:“ 美国的联邦宪法,好象能工巧匠创造的一件只能使发明人成名发财,而落到他人之手就变 成一无用处的美丽艺术品” 。 因此,墨西哥照搬美国的宪法,并未使墨西哥富强。他认为,有助于美国维护民主制 度原因有三:自然环境、法制和民情。但“ 按贡献对它们分级 自然环境不如法制,而法制又不如民情” 。因此,他认为应当用缺乏民主的民情去解释墨西哥照搬美国宪法而未能使国家出现民主 的安定政局的缘由。 托克维尔认为,美国的民主的民情扎根于历史上形成的新英格兰乡镇自治制度。这个 早在17 世纪开始形成,后经基督教新教的地方教会自治思想培养壮大起来的制度,促进了美国的 独立运动的发展,提高了人民积极参加公共事务的觉悟,并为后来被联邦宪法肯定下来的 中央和地方分权的制度奠定了基础。托克维尔把乡镇自治的传统看成是人民主权和美国人 在实践中确立的公民自由原则的根源。 但是,无论是良好的法制,还是宗教信仰和乡镇自治的民主传统,都未能使美国从托 克维尔继亚当斯、麦迪逊等人之后指出的“ 多数的暴政” 状态中解救出来。托克维尔认为美国民主的“ 暴政” 表现,首先反映在舆论的统治方面。他说:“ 多数既拥有强大的管理国家的实权,又拥有也几乎如此强大的影响舆论的实力。多数一旦 提出一项动议,可以说不会遇到任何障碍” “ , 杰克逊民主” 时代的舆论暴政,就是这方面的证明。在缓和“ 多数的暴政” 的一些因素中,他特别指出法学家在美国的作用。在美国民主的条件下,法学家是一个特 殊阶层。 从他们的思维方式、作风和爱好来说,他们是贵族;但从他们的利益和出身来说,他 们又都属于人民,所以他们受到人民的信任。 托克维尔还特别谈到陪审制度的政治作用,把有陪审员参加的法庭看成是免费的学校 。这个学校向人民传授治国的艺术,培养公民的守法精神。但托克维尔并不想夸大陪审制 度的影响和法学家的作用,因为这种影响和作用并没有遏止“ 多数的暴政” 下的私刑。 资产阶级民主的最主要弊端是个人主义。托克维尔认为,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不同, 它是资产阶级民主的直接产物,是整个民主运动所固有的力求社会平等的意志。在民主制 度下,平等的社会价值高于自由。迫切需要自由的,只是依靠自由能够获得高等享乐的少 数人;而平等则能使人人幸福。因此,民主社会虽然也追求自由,但这种追求要服从于对 平等的追求。“ 他们希望在自由之中享受平等,在不能如此的时候,也愿意在奴役之中享用平等” 。 据托克维尔说,平等和个人主义可能产生促进权力集中和权力独自再生的作用。随着 平等的日益发展,人们的相互依赖关系虽有扩大,但不够密切了。结果,人民整体的形象 高大起来,对个别人的价值采取轻视态度,形成“ 社会的利益是全体的利益,而个人的利益不足挂齿” Page 9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的思想。个人主义有使公民们逐渐拒绝参加社会生活的消极作用,人们总是很难放弃私事 而去担任公职。于是,把公益工作都推给国家,使国家走向集权的道路。但是,中央集权 或权力集中的趋势,在不同的国家是以不同的强度表现出来的。“ 在获得身分平等以前长期生活于自由之中的人民那里,自由所赋予的本性与平等所造成的 倾向之间有一定的冲突。尽管中央政权在他们当中提高了自己的特殊地位,但他们作为个 人却是永远不会放弃其独立的” 。因此,民主转变为专制的危险性,在美国就小于在欧洲。 美国人用“ 正确理解的利益” 的学说来反对个人主义,而这种利益又使他们习惯于结社和合作。享有政治结社的无限自 由,是美国能够出现各种社团的基础,使美国人从结社中了解了自己的使命。另,言论 和出版自由也对抵制个人主义起了一定作用。“ 美国人以自由抵制平等所造成的个人主义,并战胜了它” 。但在没有政治自由传统的国家,民主有转化为专政的危险。“ 在平等的原则依靠暴力革命手段而取胜的民主国家” ,这种危险尤其大。 托克维尔在写作《论美国的民主》的过程中始终没有忘记他的祖国。“ 我深信,这样在默默之中经常与法国对比,也是本书成功的主要原因” 。 托克维尔对19世纪30 年代法国的政治风气表示愤慨。这个时期的法国社会,在他看来是最反常的。关于这一切 ,可见上卷的《绪论》。 这部著作,文字非常优美,几乎象一部文学作品,但结构不够完整,且多有重复,前 后不相衔接。托克维尔使用的一些基本概念,有时含义不尽相同,也为评述托克维尔的思 想带来不少困难。比如,民主、身分平等、社会情况、民情、人民、国家、民族等词,在 翻译处理上都要费一番思索。 关于《论美国的民主》的世界影响和现实意义,请见下卷所附的拉斯基写的导言和梅 耶写的参考文献介绍。 中译本依据法文版《托克维尔全集》的第1卷和第2 卷译出,但删去了梅耶为全集写的序言,将拉斯基的导言由上卷的卷首移到下卷的卷末, 把法文版编者注由各卷末移至所在处的页下。由梅耶主编的这两卷的印刷质量太差,误植 、错行、丢段、丢行、丢字、标点错误等样样俱全。幸亏商务印书馆珍藏的《论美国的民 主》法文本(上卷,1836年,第5版;下卷,1840年,第1 版)帮助了译者。另外,我还自始至终参考了劳伦斯的最新英译本(George Lawrence ,DemocCracyin America,Anchor,Books,1969 )。这个英译本也是根据法文新版《托克维尔全集》翻译的,并对托克维尔的引文一一进 行了核对,指出引误或错记页码之处。在中译本中,凡是〔 〕内的字句均为劳伦斯所加 。 译者无论在文学工夫上还是在业务功底上,都远远不敢与法兰西学院院士相比。因此 ,误译之处在所难免,尚望专家和读者指正。 最后,向1981 年即催促我翻译此书的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骆静兰同志,和在翻译过程中向我提供资料并 为我解决疑难问题的责任编辑方生同志,表示由衷的感谢。 董果良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1987年12月 Pa ge 1 0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第 十二版序 不管我们眼前转瞬之间完成的事件有多么重大和突然,本书作者都有权说这毫未使他 惊奇。本书写于十五年前,写作时始终专注的一个思想,是认为民主即将在全世界范围内 不可避免地和普遍地到来。读者再读本书时,就会发现它的每一页都在向人们庄严宣告: 社会正在改变面貌,人类正在改变处境,新的际遇即将到来。 本书在绪论中说过:“ 身分平等的逐渐发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这种发展具有的主要特征是:它是普遍的 和持久的,它每时每刻都能摆脱人力的阻挠,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在帮助它前进。“ 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认为已经推翻封建制 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异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 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面对虽被七月革命打伤但仍很强大的君主政体,以这段话预言形势的人,今天可以毫无畏 惧地重新提醒公众注意他的著作了。 还应当允许他补充一点:目前的局势使他的著作获得了现实意义和实践效用,而在本 书初版时,这些作用都是没有的。以前是王权的天下,而今王权已被推翻。曾被君主政体 的法国视为奇闻的美国各项创制,应当成为共和政体的法国的学习对象。不仅在新政府赖 以建立的武力方面,而且在保证新政府可以长存的健全法制方面,均应当如此。战士之后 便是立法者。战士志在破坏,立法者专于建设,但两者都有功劳。既然问题已经不是探讨 我们法国应当建立王国还是共和国,所以我们只应当研究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动乱不已的 共和国还是一个永久康宁的共和国,是一个有条不紊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共和国 ,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共和国还是一个黩武好战的共和国,是一个自由的共和国还是一个专 横的共和国,是一个威胁财产和家庭的神圣不可侵犯权利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承认和以法保 护这种权利的共和国。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不仅对法国有重大意义, 而且对整个文明世界也有重大意义。如果我们能在这个问题上拯救自己,我们同时也能解 救我们周围的一切民族。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就会使这些民族同我们一起失败。随着我 们将要建立的是民主的自由还是民主的暴政,世界的命运将会有所不同;而且可以说,这 实际上也关系到我们的今天,即关系到我们的共和国是到处受到拥护还是到处被人抵制。 然而,我们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美国已在六十多年前就解决了。六十多年以来,我 们昔日创制的人民主权原则,在美国正完全取得统治地位。它以最直接、最无限、最绝对 的形式在美国得到实施。六十多年以来,以人民主权原则作为一切法律的共同基础的这个 国家,使其人口、领土和财富不断增加,并且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在这一期间不仅比全 球的其他一切国家更加繁荣,而且比它们更加稳定。然而,欧洲的一切民族不是被战争所 破坏,就是由于内哄而衰败。在整个文明世界,只有美国人民安然无恙。几乎整个欧洲都 被革命弄得天翻地覆,而美国却没有发生这种动乱。在美国,共和政体不仅没有践踏一切 权利,而且保护了它们。在那里,个人财产受到的保护大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无政府 主义也同专制主义一样,依然没有市场。 我们从哪里能够获得比这更大的经验和教训呢?我们把视线转向美国,并不是为了亦 步亦趋地仿效它所建立的制度,而是为了更好地学习适用于我们的东西;更不是为了照搬 它的教育之类的制度,我们所要引以为鉴的是其法制的原则,而非其法制的细节。法兰西 共和国的法制,可以而且最好是应当不同于治理美国的法制;但是美国的各项制度所依据 的原则,即遵守纪律的原则,保持政权均势的原则,实行真正自由的原则,真诚而至上地 尊重权利的原则,则对所有的共和国都是不可或缺的。它们是一切共和国都应当具有的, 而且可以预言:不实行这些原则,共和国很快就将不复存在。 1848年 Pa ge 1 1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绪论 我在合众国逗留期间见到一些新鲜事物,其中最引我注意的,莫过于身分平等。我没 有费力就发现这件大事对社会的进展发生的重大影响。它赋予舆论以一定的方向,法律以 一定的方针,执政者以新的箴言,被治者以特有的习惯。不久,我又看到这件大事的影响 远远大于政治措施和法律,而且它对政府的钳制作用决不亚于对公民社会的这种作用。它 不仅在制造言论,激发情感,移风易俗,而且在改变非它所产生的一切。因此,随着我研 究美国社会的逐步深入,我益发认为身分平等是一件根本大事,而所有的个别事物则好象 是由它产生的,所以我总把它视为我的整个考察的集中点。 当我把视线转向我们的半球时,我觉得我们这里的情况也有些与我在新大陆见到的类 似。我看到,在我们的半球,身分平等虽然没有达到美国那样的极限,但却日益接近它, 而且,支配美国社会的民主,好象在欧洲也正在迅速得势。从这时起,我就产生了撰写读 者即将阅读的这本书的念头。 一场伟大的民主革命正在我们中间进行。谁都看到了它,但看法却不相同。一些人认 为,它是一种新现象,出于偶然,尚有望遏止;而一些人断定,这是一场不可抗拒的革命 ,因为他们觉得这是历史上已知的最经常的、最古老的和最持久的现象。 现在,我来回顾一下七百年前的法国。当时,法国被一小撮拥有土地和统治居民的家 族所据有,统治权随着遗产的继承而世代相传,权力是人对付人的唯一手段,而地产则是 强权的唯一源泉。但在法国,僧侣阶级的政治权力开始建立起来,并且很快扩大。僧侣阶 级对所有的人都敞开大门:穷人和富人,属民和领主,都可参加僧侣阶级的行列。通过教 会的渠道,平等开始透入政治领域。原先身为农奴而要终生被奴役的人,现在可以以神甫 的身分与贵族平起平坐,而且常为国王的座上客。 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日益文明和安定,人际的各种关系日益复杂和多样化。人们开 始感到需要有调整这种关系的民法了。于是,出现了法学家。他们离开阴阴森森的法庭大 堂,走出积满灰尘的办公斗室,出现于王公大人的宅邸,坐在衣貂披甲的封建男爵的身旁 。当国王们因好大喜功而破产,贵族们因私家械斗而荡尽家产时,平民们却因经商而富裕 起来。金钱的影响开始见于国务。商业成为进入权力大门的新阶梯,金融家结成一个既被 人蔑视又受人奉迎的政治权力集团。民智逐渐开化,人们对文学和艺术的兴趣日增。于是 ,知识已是事业成功的要素,科学成了为政的手段,智慧变成一种社会力量,文人进入了 政界。随着通向权力大门的新路的不断出现,人们日益不重视家庭出身。在十一世纪,贵 族的头衔还是无价之宝,而到十三世纪,用钱就可以买到了。出售贵族头衔始于1270 年,结果平等也被贵族阶级自己带进政府。在这七百年间,贵族有时为了反对王权,有时 为了从对手中夺权,而把政治大权交给了人民。更为常见的是,国王为了贬抑贵族而让国 内的下层阶级参加了政府。在法国,国王们总是以最积极和最彻底的平等主义者自诩。当 他们野心勃勃和力量强大的时候,极力将民众提高到贵族的水平;当他们是庸禄无能之辈 的时候,竟容许民众上升到比他们自己还高的地位。有些国王依靠他们的才能帮助了民主 ,而另一些国王则因为他们无道而帮助了民主。路易十一和路易十四,始终关心全体臣民 在他们的王位之下保持平等,而路易十五则终于使他本人连同王室一起化为灰烬。 在公民们开始不依建封土地所有制占有土地,而动产已被视为财富和能够产生影响与 制造权势以后,工艺方面的每一发现,工商业方面的每一改进,便立即在人们中间创造出 与其相适应的新的平等因素。从此以后,一切新发现的工艺方法,一切新产生的需求,一 切满足新需求的想法,都是走向普遍平等的进步。侈靡,好战,追求时髦,以及人的最浅 肤情欲和最高尚激情,都好象在一致使富人变穷和穷人致富。 从脑力劳动成为力量和财富的源泉之后,每一科学发明,每一新的知识,每一新的思 想,都应被视为人民行将掌握的权力的胚芽。诗才、口才、记忆力、心灵美、想像力、思 Pa ge 1 2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考力— — 上天随意降下的这一切资质,都在促进民主;即使它们落于民主的敌人之手,也会由于它 们显示了人的生性伟大,而仍能为民主服务。因此,被民主征服的领域,将随着文明和教 育所征服的领域的扩大而扩大,而文学则成为对一切人开放的武库,弱者和穷人每天都可 从中取用武器。 翻阅一下我们的历史,可以说我们在过去的七百年里没有一件大事不曾推动平等。十 字军东征和几次对英战争,消灭了十分之一的贵族,分散了他们的土地。地方自治制度, 把民主的自由带进了封建的君主政体。枪炮的发明,使平民和贵族在战场上处于平等的地 位。印刷术向他们平等地提供精神食粮。邮政既把知识送到穷人茅舍的柴扉,又把它带至 王宫的大门。基督教新教宣布所有的人都能同等地找到通往天堂的道路。美洲的发现,开 辟了千百条致富的新路,使一些无名的冒险家发财得势。 如果我们从十一世纪开始考察一下法国每五十年的变化,我们将不会不发现在每五十 年末社会体制都发生过一次双重的革命:在社会的阶梯上,贵族下降,平民上升。一个从 上降下来,一个从下升上去。这样,每经过半个世纪,他们之间的距离就缩短一些,以致 不久以后他们就汇合了。而且,这种现象并非法国所独有。无论面向何处,我们都会看到 同样的革命正在整个基督教世界进行。人民生活中发生的各种事件,到处都在促进民主。 所有的人,不管他们是自愿帮助民主获胜,还是无意之中为民主效劳;不管他们是自身为 民主而奋斗,还是自称是民主的敌人,都为民主尽到了自己的力量。所有的人都汇合在一 起,协同行动,归于一途。有的人身不由己,有的人不知不觉,全都成为上帝手中的驯服 工具。因此,身分平等的逐渐发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这种发展具有的主要特征是 :它是普遍的和持久的,它每时每刻都能摆脱人力的阻挠,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在帮助 它前进。 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认为已经推翻封 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异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 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那么,我们现在正向 何处走呢?谁也回答不了,因为已经不能用对比的办法来回答。就是说,今天在基督徒之 间,身分平等已经扩大到以往任何时候和世界上任何地区都未曾有的地步,所以已经完成 的巨大工作使我们无法预见还有什么工作可做。 大家即将阅读的本书,通篇是在一种唯恐上帝惩罚的心情下写成的。作者之所以产生 这种心情,是因为看到这场不可抗拒的革命已经冲破一切障碍进行许多世纪,而且今天还 在它所造成的废墟上前进。不必上帝自己说,我们就能看到它的意志的某些征兆。我们只 要观察一下自然界的年复一年的正常运行和事件的持续发展趋势,就可以了。我没有听到 创世主的启示,就知道天上的星辰是循着它的手指画出的轨道运行的。如果说我们今天的 人通过长期的观察和认真的思考,知道平等的逐渐向前发展既是人类历史的过去又是人类 历史的未来,那末,单是这一发现本身就会赋予这一发展以至高无上的上帝的神启性质。 因此,企图阻止民主就是抗拒上帝的意志,各个民族只有顺应上苍给他们安排的社会情况 。 在我看来,信奉基督教的国家在我们这一代出现了可怕的局面。席卷它们的革命运动 已经强大得无法遏止,但它的速度还不是快得无法加以引导。也就是,这些国家的命运 还掌握在自己手里,但也会很快失去控制。在我们这一代,领导社会的人肩负的首要任务 是:对民主加以引导;如有可能,重新唤起民主的宗教信仰;洁化民主的风尚;规制民主 的行动;逐步以治世的科学取代民情的经验,以对民主的真正利益的认识取代其盲目的本 能;使民主的政策适合时间和地点,并根据环境和人事修正政策。一个全新的社会,要有 一门新的政治科学。然而,我们却很少这样想过。我们被投于一条大江的急流,冒出头来 望着岸上依稀可见的残垣破壁,但惊涛又把我们卷了进去,推回深渊。 Pa ge 1 3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我方才叙述的伟大社会革命,在欧洲的任何国家都不曾象在法国这样迅猛激进。但在 法国,这个革命通常都是任意进行的。国家的首领从来没有想过对革命做些准备工作,革 命是在违反他们的意愿或在他们不知不觉之中进行的。国内的最有势力、最有知识和最有 道德的阶级,根本没去寻求驾驭革命的方法,以便对它进行领导。因此,任凭民主由其狂 野的本能去支配,使民主就象失去父母照顾、流浪于街头、只知社会的弊端和悲惨、靠自 力成长起来的孩子那样,而独自壮大起来。在它突然掌权之前,人们似乎还不知道它的存 在。但在它掌权之后,人们对它的一小点要求都百依百顺,唯命是从,把它崇拜为力量的 象征。但到后来,当它由于自己举止过分而削弱时,立法者便设计出鲁莽的法案去消灭它 ,而不想法去引导和纠正它;立法者不愿意让它学会治国的方法,而挖空心思要把它挤出 政府。 结果,民主革命虽然在社会的实体内发生了,但在法律、思想、民情和道德方面没有 发生为使这场革命变得有益而不可缺少的相应变化。因此,我们虽然有了民主,但是缺乏 可以减轻它的弊端和发扬它的固有长处的东西;我们只看到它带来的害处,而未得到它可 能提供的好处。当王权在贵族阶级的支持下平安无事地统治欧洲各国时,人们在不幸之中 还享到一些我们这一代人恐怕难以想像和理解的幸福。某些臣下拥有的权力,为皇亲国舅 的暴政设置了难以逾越的障碍;而在国王方面,由于他觉得自己在民众面前俨然如神,所 以他在受到被视为神的尊敬之后,决不愿意滥用自己的权力。居于人民之上的贵族对待人 民的命运,就像牧人对待自己的牲口那样,只是同情而关心不足。他们并不认为穷人与他 们平等,他们之关心穷人的遭遇,等于关心自己去完成上帝托付给他们的任务。 人民从未奢想享有非分的社会地位,也决没有想过自己能与首领平等,觉得自己是直 接受首领的恩惠,根本不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当首领是宽宏而公正的人时,他们爱首领, 并对服从首领的严厉统治没有怨言,不感到卑下,好象这是在接受上帝给予的不可抗拒的 惩罚。此外,习惯和民情也为暴政规定了界限,为暴力的行使定出了某种约束。由于贵族 根本没有想过有谁要剥夺他们自认为合法的特权,而奴隶又认为他们的卑下地位是不可更 改的自然秩序所使然,所以人们以为在命运如此悬殊的两个阶级之间可以建立起某种相互 照顾的关系。因此,社会上虽有不平等和苦难,但双方的心灵都没有堕落。人们之所以变 坏,决不是由于执政者行使权力或被治者习惯于服从,而是由于前者行使了被认为是非法 的暴力和后者服从于他们认为是侵夺和压迫的强权。一方面,是一些人集财产、权势和悠 闲于一身,从而能够生活豪华,寻欢作乐,讲究文雅,欣赏艺术;而另一方面是一些人 终生劳动、粗野和无知。但是,在这群无知和粗野的民众中,你也会发现强烈的激情、高 尚的情操、虔诚的信仰和质朴的德行。这样组织起来的社会,可能有其稳定性和强大性, 尤其可能有其光荣之处。但是就在这里,各阶层开始混合起来,使人们互相隔开的一些屏 障接连倒毁,财产逐渐分散为多数人所享有,权力逐渐为多数人所分享,教育日益普及, 智力日渐相等,社会情况日益民主。最后,民主终于和平地实现了它对法制和民情的控制 。 于是,我想像出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人人都把法律视为自己的创造,他们爱护 法律,并毫无怨言地服从法律;人们尊重政府的权威是因为必要,而不是因为它神圣;人 们对国家首长的爱戴虽然不够热烈,但出自有理有节的真实感情。由于人人都有权利,而 且他们的权利得到保障,所以人们之间将建立起坚定的信赖关系和一种不卑不亢的相互尊 重关系。人民知道自己的真正利益之后,自然会理解:要想享受社会的公益,就必须尽自 己的义务。这样,公民的自由联合将会取代贵族的个人权威,国家也会避免出现暴政和专 横。 我认为,在按照这种方式建立的国家,社会不会停滞不前,而社会本身的运动也可能 按部就班,循序前进。即使民主社会将不如贵族社会那样富丽堂皇,但苦难不会太多。在 民主社会,享乐将不会过分,而福利将大为普及;科学将不会特别突出,而无知将大为减 少;情感将不会过于执拗,而行为将更加稳健;虽然还会有不良行为,但犯罪行为将大为 Pa ge 1 4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减少。即使没有狂热的激情和虔诚的信仰,教育和经验有时也会使公民英勇献身和付出巨 大的牺牲。由于每个人都是同样弱小,所以每个人也都感到自己的需要与其他同胞相同。 由于他们知道只有协助同胞才能得到同胞的支援,所以他们将不难发现自己的个人利益是 与社会的公益一致的。 就整体说,国家将不会那么光辉和荣耀,而且可能不那么强大,但大多数公民将得到 更大的幸福,而且人民将不会闹事;但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希望再好,而是因为他们觉得自 己已经过得不错。虽然在这样的秩序下并不是一切事物全都尽善尽美,但社会至少具备使 事物变得善美的一切条件,而且人们一旦永远拒绝接受贵族制度可能举办的社会公益,就 将在民主制度下享有这一制度可能提供的一切好处。但是,在我们摆脱祖传的社会情况, 并且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祖先的一切制度、观念和民情全部放弃之后,将用什么来取代它 们呢?王权的威严消失了,但未代之以法律的尊严。在我们这个时代,人民蔑视权威,但 又惧怕它,而且这种惧怕给他们造成的损失大大超过原先尊崇和敬重权威时给他们带来的 损失。我觉得我们破坏了原来可以独自抗拒暴政的个人的存在。但是,我又看到政府却独 自继承了从家庭、团体和个人手中夺来的一切特权。这样,少数几个公民掌握的权力,虽 说偶而是压迫性的和往往是保守性的,但却使全体公民成了弱者而屈服。 财产的过小分割,缩短了贫富的差距。但是,随着差距的缩短,贫富双方好象发现了 彼此仇视的新根据。他们互相投以充满恐惧和嫉妒的目光,都想把对方拉下权力的宝座。 无论穷人和富人,都没有权利的观念,双方都认为权势是现在的唯一信托和未来的无二保 障。穷人保存了祖辈的大部分歧见,而没有保存祖辈的信仰;他们保存了祖辈的无知,而 没有保存祖辈的德行;他们以获利主义为行为的准则,不懂得有关这一主义的科学,而 且他们现在的利己主义同他们以前的献身精神一样,都是出于愚昧。社会之所以安宁无事 ,完全不是因为它觉得自己强大和繁荣,而是因为它承认自己虚弱和衰落,唯恐禁不起折 腾而一命呜呼。因此,人人都看到了恶,而谁都没有必要的勇气和毅力去为善;人们有过 希望,发过牢骚,感到过悲伤,表示过高兴,但都像老年人的虚弱无力的冲动一样,没有 得到任何显著而持久的满意结果。 这样,我们在放弃昔日的体制所能提供的良好东西的同时,并没有获得现实的体制可 能给予的有益东西;我们虽然破坏了贵族社会,但在我们恋恋不舍地环顾旧建筑的残垣破 壁时,又好象愿意把自己永远留在那里。知识界呈现的状况,其可叹之处也不亚于此。 在前进当中备受阻挠,但又敢于无法天地纵情发展的法国民主,横扫了前进途中遇到 的一切障碍:凡能打倒的打倒之,不能打倒的动摇之。它完全不是一步一步地占领社会, 以和平方式建立起对整个社会的统治的,而是在混乱和战斗的喧嚣中不断前进的。凡被斗 争的热情所激发,在反对敌对者的观点和暴行时使自己的观点超过其自然极限的人,都忘 记了自己追求的目标,发表了不太符合自己的真实感情和笃厚天性的言论。于是,出现了 我们本来不愿意见到的异常大乱。 我一再回忆,终未发现以往有任何事情比目前的情景更值得可悲和可怜。在我们这一 代,把人的见解和趣味、行动和信仰联系起来的天然纽带好像已被撕断,在任何时代都可 见到的人的感情和思想之间的和谐似乎正在瓦解,而且可以说,有关道德之类的一切规范 全都成了废物。 在我们中间,还可以见到以相信真有来世的宗教精神来指导生活的虔诚基督徒。这些 人确实正在奋起,为人类的自由,即为一切高尚行为的基础而献身。宣称人人在上帝面前 一律平等的基督教,不会反对全体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但是,在异常事件同时并发 的局势下,宗教倒向了民主所要推翻的势力的阵营,并一再压制它自己所主张的平等,咒 骂自由是敌人;而如果它与自由携起手来,它是可以使自由获得神圣不可侵犯性的。在这 些信教者的周围,我发现有一些人与其说是指望天堂,不如说是面对现世。他们之拥护自 由,不仅因为他们认为自由是一切最高品德的基础,而且因为他们把自由视为一切最大福 利的源泉。他们真心诚意希望自由获得权威,希望人们受到自由的恩泽;而且我明白这些 Pa ge 1 5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人之急于求援于宗教,是因为他们一定知道:没有民情的权威就不可能建立自由的权威, 而没有信仰也不可能养成民情。他们看到宗教投到敌对者的阵营之后,就止步不前了。于 是,一些人开始攻击宗教,而另一些人则不敢拥护它了。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一些身居低 位和出卖自己之辈颂扬奴性,而一些独立思考和品质高洁之士则为拯救人类自由而进行没 有胜利希望的斗争。但在我们这一代,却又经常见到一些出身高贵和道貌岸然的人,持有 与其高雅的身分完全不符的见解,他们反倒夸奖起卑躬屈节来了。与此相反,另一些人则 把自由说得天花乱坠,好像他们自己已经体验到自由如何神圣和伟大,并且大声疾呼,为 人类要求他们自己就从来不知其为何物的一些权利。我承认一些品德高尚和爱好和平的人 ,由于正派、稳健、富裕和博识,而自然会被周围的人推为领袖。他们对祖国满怀真挚的 爱,随时准备为它做出巨大的牺牲。但是,文明后来经遭到他们的敌视,他们没有分清 文明带来的弊端和好处;在他们的头脑中,凡是与恶有联系的观念,都是与同新有联系的 观念不可分割地纠缠在一起。在这些人旁近,我又发现另一种人。他们以进步的名义竭力 把人唯物化,拚命追求不顾正义的利益、脱离信仰的知识和不讲道德的幸福。他们自称是 现代文明的卫士,高傲地以现代文明的带头人自任,窃居落到他们手中而他们是不配担当 的职位。 那么,我们现在处于什么状态呢?信教者在与自由搏斗,自由的友人在攻击宗教;高 贵宽宏的人颂扬奴性,卑躬屈节的人大谈独立;诚实开明的公民反对一切进步,而不爱国 和无节操的人却以文明和开化的使徒自任!难道以前的所有世纪就是象我们这个世纪一样 吗?难道人们一直看到的就是我们今天这样的世界吗?在我们今天这个世界上,一切关系 都是不正常的,有德者无才,有才者无名,把爱好秩序与忠于暴君混为一谈,把笃爱自由 与蔑视法律视为一事,良心投射在人们行为上的光只是暗淡的,一切事情,不管是荣辱还 是真伪,好象都无所谓可与不可了。我能认为造物主造人是为了让人永远在我们今天这样 的知识贫困当中挣扎吗?不能这样认为,因为上帝给欧洲社会安排了一个比较安定和平静 的未来。我不太清楚上帝的意图,但我不能因为自己无法深知而就不相信它,我宁肯怀疑 自己的智慧而不愿意怀疑上帝的公正。 我所说的这场伟大社会革命,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好象差不多接近了它的自然极限。在 那里,这场革命是以简易的方式实现的;甚至可以说,这个国家没有发生我们进行的民主 革命,就收到了这场革命的成果。十七世纪初在美洲定居下来的移民,从他们在欧洲旧社 会所反对的一切原则中析出民主原则,独自把它移植到新大陆的海岸上。在这里,民主原 则得到自由成长,并在同民情的一并前进中和平地发展成为法律。我毫不怀疑,我们迟早 也会像美国人一样,达到身分的几乎完全平等。但我并不能由此断言,我们有朝一日也会 根据同样的社会情况必然得到美国人所取得的政治结果。我也决不认为,美国人发现的统 治形式是民主可能提供的唯一形式。但是,产生法制和民情的原因在两国既然相同,那末 弄清这个原因在每个国家产生的后果,就是我们最关心的所在。 因此,我之所以考察美国,并不单纯出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尽管好奇心有时也很重 要。我的希望,是从美国找到我们可资借鉴的教训。谁要认为我想写一篇颂词,那将是大 错而特错。任何人读完这本书,都会完全承认我决没有那种想法。夸奖美国的全部统治形 式,也不是我的全部目的,因为我认为任何法制都几乎不可能体现绝对的善,我甚至没有 奢想评论我认为不可抗拒的这场社会革命对人类有利还是有害。我认为这场革命是已经完 成或即将完成的事实,并欲从经历过这场革命的国家中找出一个使这场革命发展得最完满 和最和平的国家,从而辩明革命自然应当产生的结果;如有可能,再探讨能使革命有益于 人类的方法。我自信,我在美国看到的超过了美国自身持有的。我所探讨的,除了民主本 身的形象,还有它的意向、特性、偏见和激情。我想弄清民主的究竟,以使我们至少知道 应当希望它如何和害怕它什么。 因此,我在本卷的第一部分,试图说明已在美国按照自己的意向发展和几乎不受限制 地全凭本能行动的民主最后对法制指出了什么方向,在政府的工作上留下了什么烙印,对 Pa ge 1 6 ABC Am ber ePub Conver t er Tr i al ver si on, ht t p: / / www. pr ocesst ext . com abcepub. ht m / l 国家事务一般地施加了什么压力。我设法探讨了它所产生的好处和坏处都是什么。我研究 了美国人为了引导民主都使用了什么预防措施和他们遗漏了什么措施。我也设法考察了使 民主得以统治社会的原因。 本卷第二部分的目的,是描述身分平等和民主政府在美国对市民社会、习惯、思想和 民情形成的影响。但是,我对实施这个计划现已开始不太热心了。在我能够完成我为自己 规定的任务以前,我的工作将会变得毫无意义,这是因为另一位作者不久以后将会向读者 描述美国人性格的主要特点,而且他能给一幅严酷的画面敷上一层薄薄的微妙纱幕,以我 无法具有的动人笔触道出事实的真相。 我不知道我是否已经很好地传达了我在美国的见闻,但我可以保证,我真心希望做到 这一点,决没有硬要事实迁就观点,而是让观点以事实为依据。凡是可以借助文字资料立 论的地方,我都核对了原文,参考了最有权威和最有名气的著作。材料来源均有注释,人 人都可以核对。在涉及舆论、政治习惯、民情考...
View Full Document

{[ snackBarMess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