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为奴���亲_&au

_为奴���亲_&au -...

Info iconThis preview shows page 1. Sign up to view the full content.

View Full Document Right Arrow Icon
This is the end of the preview. Sign up to access the rest of the document.

Unformatted text preview: 教学研究 《为奴隶的母亲》 中春宝娘的形象分析 笮 黑河学院中文系 “ 为奴隶的母亲》 《 是柔石 1930 年创作的小说, 经过 70 多年漫长时间的考验, 至今仍然饱含生命的光彩 ,这正是因 [1] 为小说阐述的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即人性。” 唐韬主编的 《中国现代文学史》 评价说: 为奴隶的母亲》 “ 《 写作的年代, 中国的农村斗争已风起云涌,作品虽然没有直接反映这些 斗争, 但它接触和描绘了农村中苦难深重的一隅, 具有强烈 的控诉的意义。” 法国的叙事思想家罗曼 罗兰说:这篇故 · “ 事使我深深地感动。”柔石以其青春的热情和创作的活力, “ 用自己的鲜血写下了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第一页。” [2]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中国社会最黑暗、 混乱的年代, 农村经济濒临崩溃, 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许多人贫病交 加, 生活无着, 卖儿典妻, 甚至冻饿而死。 为奴隶的母亲》 《 中 的农民就生活在这种社会困境之中。柔石在中国现代文学 史中从正面揭露了 典妻” “ 习俗的罪恶渊源。 典妻” “典 “ 也叫 子”所谓 典”是指 用土地 、 ,“ ,“ 房屋或其他东西作抵押向人 借钱” [3] 典子的意义, 。“ 就是说在契约订定的时期以内, 所 生产的儿女, 是被典主先期典去, 属于他的。至于血统之纯 杂与否, 那是不成问题, 总算有过那么一回事, 他就可承认 那是他的儿女了。” 也就是说, [4] 典妻把妻子像 物” “ 一样典 作家许杰在一封信中这 当出去三到五年, 为别人生儿育女。 样说:甲方以自己的妻子典给乙方,限定三年或几年的期 “ 限。 在这期限内所生的子女, 属于乙方。 [5]柔石之子赵帝江 ” “ 陋俗与许杰所说基本相同。但是 在一封信中对浙东 典妻” 他强调:一般来说, “ 出典期间为别人所有, 与原来丈夫没有 夫妻关系。” [6] 我们也就不难发现,典妻”习俗是封建社会特有的一 “ 种现象, 它是封建社会贫困家庭所选择的一种生存方式。 它 的存在也养活了春宝娘和她的丈夫、 儿子, 还成全了秀才这 一家人以及沈家婆娘的生意。 这样各得所利、 各取所需的美 好事情, 就连我们现代女性也都释怀了, 那活在旧社会的春 宝娘还有什么好反抗的呢?我们就不免同情了这个伟大的 妻子、 。 母亲 一、 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为奴隶的母亲 ” “ 一个既是母亲又是奴隶 ” 即 的形象 。 而这样一个贫苦妇女又是谁的奴隶?是谁的母亲?在家里, 是丈夫的奴隶; 典出后, 是秀才的奴隶, 是大娘的奴隶。 在家 里, 是春宝娘; 典出后, 是秋宝娘, 因为, 秋宝只能把她叫婶 婶。 当然也是自己的奴隶, 在那样的时代, 以这样的地位, 要 做母亲, 必做奴隶。她为了全家生活, 被丈夫出典给邻村一 她离开自己的孩子, 作为别人生孩 个秀才地主。整整三年, 子的工具, 屈辱地生活在地主家里。孩子病重的消息传来, 她憔悴痛苦, 但得不到回家看望的权利。三年内, 她生下一 个男孩, 于是又被人夺下这亲生的孩子, 赶回从前的家, 而 祝 震 先前的孩子还是受着饥饿的煎熬,在前面等着她的是无穷 的苦难生活。反复着当时是一个 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 的主题。小说结尾处 沉静而寒冷的死一般长的夜, “ 似无限 , “ 的悲声, 具有强烈 拖延着, 拖延着……”呐喊出 救救孩子” 控诉的意义。 二、文明” “ 制度下的产物 小说描写了一个农村皮贩在贫病交迫中出典妻子的悲 惨故事。 小说在艺术手法上师承鲁迅, 善于运用白描来表现 按照生活 人物关系, 刻画人物形象。作者从生活实际出发, 的本面目去刻画人物形象, 既个性鲜明, 又血肉丰满; 既 有人情味, 又有阶级差别。 无论是皮贩的凶狠、 痛苦, 春宝娘 忍辱负重, 还是秀才的伪善、 温情, 大妻的嫉妒 的勤劳善良、 比如皮贩, 曾用沸水溺死 专横, 都写得合情合理, 很有分寸。 女婴, 又让妻子出典, 是其凶狠、 残忍的表现。 但当他要向妻 子说明原委时, 又羞愧、 悔恨地低着头说不出来。作者用白 描的手法,描写出了一个性格被扭曲的被压迫者的形象 。 “奴隶” 这一活生生的工具乃是奴隶社会 文明” “ 制度下的产 物, 而步入 文明” 20 世纪, “ 的 他们仍然逆来顺受, “ 天 惟以 运不济” 而悲伤感怀。 三、为奴隶的母亲》 《 中的四大奴隶形象 (一 春宝娘—深信着夫为妇纲的奴隶 ) —— 小说的主人公春宝娘, 是一个勤劳朴实、 善良可亲的农 村劳动妇女, 但她却处在社会的最底层, 处于最悲惨的奴隶 地位。 她没有丝毫的反抗精神, 一味地妥协, 忍受着肉体和精 神的双重折磨。 她离开春宝到秀才家做生育的工具, 处处受 到大妻的监视并遭到辱骂。 当她可以回家与春宝团聚时, 却 不得不与秋宝诀别。 而此时的春宝已经不认识自己的娘了。 母爱是妇女的天性和权利, “ 为奴隶的母亲 ” 但 却被折伤了 天性, 被剥夺了权利。 春宝娘忠于丈夫, 顺从丈夫, 深信夫为妇纲。她的丈夫 是一个皮贩, 有时还兼做农作, 而且也是一个劳动好手。但 当债务堆积越多、 境况日渐不佳的时候, 他却逐渐变成了一 个吸烟、 、 喝酒 赌钱而且凶狠、 暴躁的男子。对于这一切, 春 宝娘没有劝阻丈夫, 或许那种 嫁鸡随鸡、 “ 嫁狗随狗” 的封建 道德观念在深深地影响着她。甚至在丈夫拐弯抹角地把出 典她的消息告诉她的时候, 她不是极力反抗, 竟然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早不对我说?” 春宝娘面对为生存而把自己当作 商品出典的丈夫无能为力, 丈夫的话必须服从。 为了一家人 儿子和自己, 充当 的生存, 她只能拿自己肉体去养活丈夫 、 了秀才家里能够生儿子的一台机器。当她为秀才生下儿子 完成自己的重大使命时, 三年典期也就到了, 被迫又回到了 家中。此时, 她面临的不仅仅是贫困和饥饿, 还有让人难以 黑河教育 21 2010.2 教学研究 接受的与丈夫和儿子的隔膜。 可是这一切她又只能服从, 丈 夫、 儿子需要她这样, 沈家婆也需要她这样, 秀才更需要她 这样。 在秀才家里, 秀才算是她的第二个丈夫, 表面上对她还 算和气。尤其是春宝娘怀孕以后, 秀才更是跑上跑下, 简直 比对待结发亲妻还要好。 这一切又似乎只是在祈求: 给我生 秀才对春宝娘的每一点 个儿子吧, 别断了我的香火。然而, 好处都让大妻怀恨在心, 在大妻的讽言冷语面前, 春宝娘只 能呜呜咽咽地低声哭泣, 她想春宝, 想自己的屈辱, 可这一 切又是那么无奈。听天由命,这也许就是春宝娘信奉的真 一只青玉戒指似乎确定了秀才与春宝娘的终身, 而实质 理。 上, 秀才的青玉戒指只是为了将来传给亲生儿子秋宝, 春宝 娘只能是一个中间暂存者, 自身地位一样低微。 这样一个没 有名字的农村妇女, 没有做人妻的权利, 甚至没有做母亲的 权利, 亲生儿子只能叫她 婶婶”可她却不知反抗。每天都 “ , 看守自己的儿子, 又为何不敢教儿子叫自己一声 妈” 太 “ 呢? 麻木!太胆怯! 那个年代, 那个社会, 一个没有文化、 没有呼吸到 新鲜 “ 空气” 的农村妇女, 又能做些什么? 除了顺从命运, 任凭丈夫 的摆布, 她又能反抗些什么呢?春宝娘没有反抗的资本。思 想上 深受传统思想观念的束缚, 没有新的思想, 又怎么去 反抗。 周围环境上, 丈夫不容许她反抗, 秀才不容许她反抗, 秀才的大妻也不容许她反抗。 反抗丈夫, 就意味着遭受毒打 或全家人面临生存的危机; 反抗秀才, 就意味着出典的失败 和秀才传宗接代希望的破灭; 反抗秀才的大妻, 就意味着秀 才全家都不能容忍她, 甚至会导致被送回家; 反抗儿子, 就 那么出典又怎么成功, 怎么能养活 意味着离开春宝和秋宝。 丈夫和春宝呢?所以只有通过 出典” “ 才能让人们更清楚地 认识到、 更深刻地了解到春宝娘的内心世界, 实质上, 是春 宝娘用肉体的被蹂躏和精神的被摧残养活了丈夫和春宝 。 她仅仅是一个工具, 一个被丈夫和秀才利用的奴隶。 (二 春宝爹—无视人伦廉耻的奴隶 ) —— 春宝爹原是一位勤劳的农人和小贩,然而他却永远也 不能摆脱困境, 债台越筑越高。穷困潦倒使他困惑、 烦躁以 致吸烟酗酒, 变得异常凶狠、 。 暴虐 他无视人伦廉耻, 无情地 将妻子—春宝娘典卖给一个年约五十的老秀才,以此来 —— 这是一个人面对强大的社会、 艰难的生活的 维持一家生计。 无奈之举。 他不仅卖妻, 还想着从贫穷的妻子身上去讹诈钱 财。 或许我们现代人可能会责备他们, 说他们愚昧、 懦弱, 但 是如果设身处地地为生活在那种环境中的人们想想,我们 就感到自己的言辞是多么苍白无力。 他们为了生存, 可以不 择手段, 什么尊严、 人格、 道德等等似乎都与他们无关。 畸形 的社会造就了这类畸形儿, 他们无力抗争, 不想奋斗, 在家 里俨然有封建家长式的权威,而在富人老爷们的脚下却又 厚颜无耻。 (三 秀才— 之乎者也” ) —— “ 的奴隶 在整篇文章中, 秀才是一个起着纽带作用的人物。 他是 一个地主, 又是被典者春宝娘的临时丈夫, 他是大妻眼中的 (责任编辑 赵永玲 ) 参考文献: [1] 〈为奴隶的母亲〉 《 的人性主题及其独特性》 今日南 《 , 国 (理论创新版 》2008 年 12 期 李如春 ) [2] 焦虑 、 《 抗争 、 绝望—柔石小说中的母亲心理现象 —— 探析》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6 年 04 期 周春英 , 《 [3] 现代汉语词典》 《 1622 页 商务印书馆 2001 年 [4] 赌徒吉顺》 《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1 许杰 89 页 [5] 致许华斌, 1987.11 许杰 [6] 致许华斌, 1987.11 赵帝江 [7] 伦理革命之宣言 ——解读柔石的 〈为奴隶的母 《 —— — 亲〉 , 南宁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第 19 卷第 2 期 2002 》 《 年 6 月 邓素林 “老东西”懦弱、 、 : 迂腐 怕老婆、 无实学。 他上则逢迎大妻, 下 则结欢二妻。 作为一个儒生, 他一方面既要维护封建纲常和 大妻的正统地位,而另一方面为了传香火又不得不讨好二 妻, 但在大妻的监视与挖苦下, 秀才不能不放春宝娘回家 。 他满口 之乎者也 ” 却用了三个月时间还没能给儿子起个 “ , 名字; 他满口仁义道德, 却又买妻生子, 摧残人性, 而他却无 视这些并理所当然地将此作为两相情愿的交易而心安理 得。所以说他是一个虚伪的 奴隶”“秀才也罢, “ 。 皮贩子也 好, 两个大男人对她都无恻隐之心, 一个要钱, 另一个要儿 子,在两个男人的欲望中春宝娘就成了被买卖的 “ 奴隶 ” 了。” [7] (四 秀才大妻—变态的奴隶 ) —— 她是旧制度下的畸形儿, 已经忘却了自己的悲剧, 而麻 木地将女人所不应承受的苦难全部加到了春宝娘身上。她 对春宝娘是嫉妒多于友善, 微笑中藏着刻毒, 实在可鄙!在 她的眼里二妻只是一个奴隶,而她致命的悲剧却是忘记了 “ ! 自己也是一个女人, 让人既恨又怜的 奴隶” 在 典妻制” 春宝娘这个为奴隶的母亲油然而生。 “ 下, 在 春宝爹、 沈家婆娘、 秀才的推动下, 春宝娘有了 为人母又为 “ 人奴” 的双重身份。 这是贫富悬殊的阶级地位所带来的不平 等, 是对阶级压迫下精神与肉体双重掠夺的罪恶的暴露。 而 春宝娘这个 典妻” “ 习俗的代言人, 给我们展现了在封建制 度下不得为人母与只得为人奴的悲剧小人物形象。让我们 看到了悲凉的旧世界,看到了给贫苦人民带来了无尽的苦 难和悲哀以及底层小人物的悲惨命运! 在这一时期的乡土文学中,柔石继续以朴实细密的写 实风格书写老中国儿女在各自的乡土上发生的种种悲剧性 故事: 宗法制农村中的世态炎凉和无产者不幸的生存困境, 封闭的边远乡村中原始野蛮习俗对人民的拨弄和控制, 从 早期具有左翼色彩的乡土文学创作就已经开始了。 为奴隶 《 的母亲》 向我们展示了封闭的边远乡村中原始野蛮的“典 妻” 习俗对人的愚弄和控制!作品中春宝娘这个 为人妻与 “ 为人母” 的人物形象已不觉让我们心生怜悯和愤慨之情。 黑河教育 22 2010.2 ...
View Full Document

This note was uploaded on 05/11/2011 for the course CHIN 481 taught by Professor Chen during the Winter '10 term a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Ask a homework question - tutors are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