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闭着眼睛 双手抖动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中了邪 我感到自己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我本能地把他拉�

他闭着眼睛

This preview shows page 34 - 36 out of 57 pages.

他闭着眼睛双手抖动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中了邪--我感到自己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我本能地把他拉起来,用手拍打他的背部,他把手中纸递到嘴边,吐出了一口痰。咳嗽停止了。莫里一头倒在海绵枕头上,拼命地呼吸着。"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我说。我在竭力掩饰自己的恐惧。"我„„没事,"莫里低声说,他举起颤抖的手,"稍等„„什刻。"我们无声地坐着,等他的呼吸渐渐趋于平缓,我的头皮里也沁出了汗珠。他叫我把窗户关上,外面吹进的微风使他感到冷,我没有告诉他外面的气温是华氏八十度。最后,他像耳语似他说,"我知道我希望怎样地死去。"我默默地听着。"我想安详地死去。宁静地死去,不要像刚才那样。"那个时候是需要超脱的,如果我在刚才那阵咳嗽中死去的话,我需要从恐惧中超脱出来,我需要说,'我的时刻到了。'"我不想让世界惊慌不安。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接受它,进入一种安宁的心境,然后离去,你明白吗?"我点点头。现在别离去,我赶紧加了一句。莫里挤出了一丝笑容。"不,现在还不会。我们还有事情要做。"你相信轮回转世吗,我问。"也许。" 你来世想做什么?"如果我能选择的话,就做一头羚羊。" 羚羊?"是的,那么优美,那么迅捷。" 羚羊?莫里冲我一笑。"你觉得奇怪?" 我凝视着他脱形的躯体,宽松的衣服,裹着袜子的脚僵直地搁在海绵橡皮垫子上,无法动弹,犹如戴着脚镣的囚犯。我想象一头羚羊跃过沙漠的情景。
不,我说。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教授,第二部分莫里曾在华盛顿郊外的一家精神病医院工作过好几年,那家医院有一个听上去挺宁静的名字:栗树园。如果没有这段人生经历的话,莫里就不会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莫里,也不会是众人所认识的那个莫里。那是莫里从芝加哥大学读出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后最早找到的一份工作。他摈弃了医学、法律、商贸专业后,把搞研究看成是一个不靠剥削别人而有所贡献的工作。莫里得到了医方的允许,他可以观察病人的行为举止,记录下对他们的治疗方法。这个做法在今天看来是很普通的,但在五十年代初它却极具挑战性和富有开拓精神。莫里看到了整天尖叫的病人,看到了整夜哭闹的病人。有的病人故意弄脏自己的内衣内裤,有的拒绝进食,得被人按倒后进行药物治疗,靠静脉注射让他进食。病人中有一个中年妇女,她每天走出病房,俯卧着躺在铺着瓷砖的大厅里,一躺就是几个小时,医生和护士就在她身边走来走去。此景让莫里觉得非常可怕。他作了记录,这是他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

  • Left Quote Icon

    Student Picture